财新传媒
2018年06月25日 07:47

我在谷歌弄啥咧之十二——姐夫丁数

我在谷歌弄啥咧之十二——姐夫丁数

声明:本篇的写作采用了高级的第三人称手法,有较大可能会引发读者不适。特此为告,请大家慎重阅读。

1

夜。

 

初夏的西雅图,淅沥沥沥的雨滴打在玻璃窗上,是切分的节奏。

 

新开张的某庭春餐馆,食客云集,等座的号已经排到了两百开外。他们大多是附近高科技公司的码工,在一周的劳作之后,带着麻木的灵魂到这里寻找一些肉体的慰藉。角落里,几个格子衬衫的中年肿脸男人正在觥筹交错。

 

“你,知道啥是姐...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07日 15:47

我和俄罗斯方块

我和俄罗斯方块 第一次知道俄罗斯方块(Tetris)的时候,我已经18岁了。那一年,我在中国科大读书,刚进学校不久,自己学了一些C语言编程,就壮着胆子去我的老乡朱近康老师的扩频通信实验室干活,蹭些上机的时间。一天傍晚,我到了实验室,朱老师不在,只有大师兄和二师兄。他们在 PC 机上插入一张软盘,调出一个程序,一些七扭八拐的形状就从屏幕上方缓缓落下。随着他们敲动键盘,形状扭动着身姿,或左或右,然后落到屏幕底部堆积起来。我虽然天资...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28日 10:20

革命年代的童年

革命年代的童年

那天是你用一块红布,

蒙住我双眼也蒙住了天。

你问我看见了什么,

我说我看见了幸福。

 

---- 崔健《一块红布》

 

“小勇,你看这是啥子?”妈妈推推我。

 

我在被子里翻了个身,哼了一声把头捂住,还想睡个回笼觉。

 

妈妈把一个小布包放在我枕头边,慢慢摊开。我睁眼一看:五角星!我一下子坐起来,瞌睡全消。除了五角星,包里还有一副红领章!我一把抱住妈妈:“帽徽领章!帽徽领章!”

……

那一年...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30日 11:02

我的科大——爱情

我的科大——爱情

书接上回,为了学习X知识,我在初三时错过了报考科大少年班的机会,但是命中注定我三年后还是考上了科大普通班。我在高考前就知道,自古以来理工科大学的男女生比例失衡就是一个令男同学们头大心塞的现实问题。然而进校之后现实之残酷还是令我猝不及防,就像是唐僧掉进了女儿国......的镜像世界。原来,科大的男女比例之高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以我们计算机系为例,入学时全班58名同学中仅5名女生,到毕业时这一比例更变成惊人...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27日 12:15

我看编程(一):失败真的是成功的母亲吗?

我看编程(一):失败真的是成功的母亲吗?

我有一个悲伤的故事。

 

在做一个Java项目的时候,有一回我需要改动一个隔壁组写的函数。在这之前我看了他们的代码,百思不得其解:这看起来有很严重的逻辑错误,不可能正确工作啊!这样的代码怎么还被提交了,难道他们从来没有发现这个错误?测试干啥去了?打开测试代码一看,我靠这个根本就不像能编译通过的样子啊?难道我学的是假Java?或者这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最新最炫的高级功能?

 

 

好奇之下我深挖原因,最...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22日 07:35

我看代码审查(三):实战的细节

我看代码审查(三):实战的细节

(图片由谷歌同事 Manu Cornet 创作,来自 www.bonkersworld.net)

 

审查代码是一门手艺。光知道原理就行了吗?这么想就 naive 了,要审得好还得要多练,让技巧融化在血液里,落实到行动中。像我平均每天审查5个新的CL,每个从几行到几千行不等,就算平均一个CL 100行,一年大概是12万行吧,在谷歌十多年,100多万行总是有的。听起来不算多,但是考虑到很多CL需要好几轮审查才能通过(见上期文章中百轮大战的例子),有时为...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07日 11:17

四孃家的抄手

四孃家的抄手 半夜做了一个梦:到北京出差,早上去公司吃早餐。同事向我介绍说这里的抄手不错哦。我满肚馋虫被勾起来了,排队去!轮到我的时候,厨师非要给我面条不可。解释半天我要的是抄手,呲-嗷-cao,湿-儿-sher!终于搞懂,给我盛了一大碗。正要送到嘴里,突然醒了。怎么每次都这样!还是老了,竟然就再睡不着了。一看表4点,躺在床上想了一会儿事,索性起来,写文章。   作为四川人,伴随我长大的,自然有很多关于美食的回忆。抄手,北...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01日 02:16

我看代码审查(二):修炼的要点

我看代码审查(二):修炼的要点

题图来自 knowyourmeme.com

 

衡量程序员能力的维度有很多,包括设计、编程、领导、沟通、写作、颜值等等。其中编程能力做为程序员的安身立命之本,我觉得是最重要的一个维度。代码写得好,要饭要到老?那是写不来代码的同学黑我们的!代码写得好,不一定能成为大牛,但是我没有见过哪个大牛程序员是不屑于写好代码的。有人说,设计难道不是更重要吗?是的,设计能力很重要,但说到底这是是编程多了建立起来的一种感觉。世...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23日 09:45

我看代码审查(一):工具的变迁

我看代码审查(一):工具的变迁 先讲一个悲伤的故事。   读博的时候,我给一门编程课做过助教。有一天,我收到了这样一份作业:   #define ZERO 0 ... #define FIVE 5 #define SIX 6 if (size > threshold)     return SIX; else if (x < ZERO)     return FIVE;   我问这位同学:你这是搞哪样?他说,老师在课堂上讲过,不要在程序里面直接用魔法数 (magic numbers,就是没头没脑冒出来的数值)。   显然,这位同学没...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09日 10:36

午夜凶铃 | 谈一谈向同事提问的正确姿势

午夜凶铃 | 谈一谈向同事提问的正确姿势

月白如雪。

 

荒郊野岭,草没人膝。月下一白衣女子独立。许久,她仍无声无息,只有袅娜的背影,在夜风中微微起伏。

 

“姑娘,你是有什么心事吗?”我终于忍不住发问。

 

女子一颤,缓缓转身......

 

啊?这不是志玲姐姐吗?!

 

“荡浪!”突然响起银铃般的铃声。

 

我一惊,一个鲤鱼挺尸坐起。女子不见了踪影,我在床上,老婆在身边酣睡。是我在做梦?还是梦醒了?

 

“荡浪!”又是一声。我条件反...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06日 07:47

职场邮件使用技巧

职场邮件使用技巧 前两天,著名微信公众号“嘀嗒嘀嗒”的作者,Airbnb工程师朱赟(安姐)写了一篇关于职场邮件基本礼仪的文章,把各种用邮件跟人交流时容易掉进去的坑一一标明,功德无量。本人在公司上班十几年,对安姐的文章深有同感。那里面说的各种错误,我不是亲自犯过,就是亲自见别人犯过。初入职场的小朋友们和久经沙场的老朋友们,如果想让老板舒服同事佩服下属折服的话,快把安姐的公众号找出来奋起直追吧!在关键时刻定能有起死回生的奇效...
阅读全文>>
2017年02月19日 13:43

微信礼仪之八荣八耻

微信礼仪之八荣八耻 中国是个文明古国,礼仪之邦,有四大发明为世界人民喜闻乐见:我说的是豆腐、茅台、麻将和微信——这四样东西牛到直接进入了英文词汇。其中微信因发明时间相对较短,很多大哥大姐还没有完全得心应手到擒来,在使用时偶尔会有画虎不成反而尴尬地暴露了自己智识和人品欠缺的情况。但是有历史问题不要紧,金无足赤,一个人只要是在不断追求进步就可歌可泣。读完老万这篇文章,你一定可以全面掌握使用微信的八荣八耻。来来来,跟我按图...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29日 15:27

祖国新貌之大快朵颐

每次回国,我都关注普通人的生活状况又有了什么不同。把这些感受写下来,可以见微知著,从纵向看到时代的变迁,从横向则对美国的差距有更深刻的认识。这一篇我们集中谈吃。   和两年多前比,2016的一大变化就是手机外卖app的雄起。回国前听段子说,谷歌在用AI做无人车的时候,百度在忙着送外卖。果不其然,街头遍地都是百度外卖的小三轮车,还有美团外卖、饿了么 。听我的偶像科大美男王文勇老师说,他现在好吃懒做,是外卖app...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23日 09:48

我要写字

我这个年龄段的中国人,应该记得有一本奇书叫《我要读书》,讲的是作者高玉宝小时候家里穷,想上学又上不起的故事。周扒皮半夜鸡叫的典故就出自这本小人书。今天的文章标题是受了高老的启发,在此表示感谢。取这个标题我煞费苦心,一开始想的是《我的文学师承》,但是自己写的东西实在不能叫文学。或者叫《我的文字追求》?那又显得我多么契而不舍似的,拔得太高。然后考虑过《我为什么要写字儿》,最后觉得还是简单直接,四个字就...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17日 04:32

祖国新貌之雾霾重重

上个世纪末,我在帝都的时候,那里的主要自然灾害是风沙,又称沙尘暴。春天经常刮大风,能把沙子吹进嘴里,所以有流行的歌叫《哭砂》、《恋恋风尘》、《我是风儿你是沙》。至于雾霾,那是前几年才开始听说的。也有人说雾霾以前一直都有,只不过不知道这个名字而已。不管你知道,还是不知道,PM2.5就在那里,不来,不去。你念,或是不念,霾都在那里,不增,不减。   不过,即便雾霾以前有,也远比不上如今的规模。这次回国,正...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14日 12:36

谷歌新闻乱播

谦哥(老千)和我在2016年谷歌柯克兰春晚上表演了一段我俩共同闯作的相声,这是本子。在此辞旧迎新之际提前给大家拜年,祝大家有个幸福的早年!   (新闻联播片头音乐)   老千:各位观众大家好,我是老千。 老万:各位观众大家好,我是老万。 老千:今天是2016年1月38日星期三,农历正月初三。 老万:欢迎大家来到我们的春晚现场。 老千:也欢迎各位坐在微波炉前,啊不对,是坐在Hangouts前观看我们现场直播...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08日 01:33

海外侨胞微信支付攻略

看了我前几天发的 《祖国新貌之移动支付》一文,有几位海外的朋友问我:微信支付如此便利,离了它我们就不能活;那么我们出国多年除了成堆的美元和对祖国母亲深深的爱之外一无所有,特别是没有天朝的证件,比如居民身份证、暂住证、准生证、老年证......,这种情况也能享受微信支付吗?经我研究,是可以的。攻略免费送给你:   首先,你得有个微信账号。这个是地球人都有的所以不用多说。举个例子我无聊的时候用微信摇一摇经常...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03日 02:19

祖国新貌之移动支付

我年轻的时候,电视还不普及。为了让广大吃糠群众不被身边的生活所蒙蔽,让大家认识到到神州大地除了本地处处都光彩,电影院在放故事片之前,时兴加映一些宣传纪录片。其中我看得最多的是一部叫《祖国新貌》的系列片,相当于《新闻联播》电影版。和后者不同的是,《祖国新貌》从摄制到上映有几个月的周期,所以夏天会看到内蒙人民在战天斗地抗击暴风雪,冬天会有省委领导关怀环卫工人给他们送凉茶降温解暑。   后来出了国,再看...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30日 07:53

记一次欢乐祥和的大会

这次回国没有时间回老家,但这阻挡不了中学同学的热情像那冬天里的一把火。这不,家在北京的黄大律师(此处“黄”是姓,特此说明。“黄姓大律师”就没有歧义了,但是显得见外不是吗)再次出手,组织了一批同学奔赴五道口,说是要欢迎我吸霾。   此次聚会的阵容十分奢华。有前面说过的黄律师在,如果被扫可以现场捞人。因为有同学表示要豁出去喝,北大医院的熊大夫同学将在场,必要时实施掌掴醒酒术气管疏通术心脏复苏术确保大家...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27日 06:07

郭教授请客记

离上次回国有两年多了,按人生八十年计算,又过了三十分之一。在这期间一位大学同学去世,大家到了见一面少一面的年龄。所以,每次回来一定要见见老同学。   上回经过北京,当年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成功人士北大郭教授正在外地享受人生,错过了大宴宾客的机会。虽然后来他单请我一顿,还是规模太小不能尽兴。这次教授早早定了计划,要招待我和其他几位在京的大学同学,地点在五道口一家叫千煲鲜寻的馆子。知道我在美国喝不起白酒,...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