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万战勇 > 文章归档 > 2016年五月
2016年05月27日 11:59

恋曲2012

(2012年写的一首歌曲。欢迎对号入座。)
 
我爱你,折磨自己。一颗心离不开你。
我爱你,属于晚期。无路可退,无药可医。
我爱你全心全意,我疼你不遗余力。
哪一点对不起你,你永远若即若离。
我屏住呼吸想你,目不转睛守住你。
怕自己一不小心,丢失了根据地,追悔莫及。
 
我猜你也一样没底,谁会是谁的唯一。
往事不必再提。我为你挡风遮雨。
别信他花言巧语,毫无PS痕迹。
说你是他的女神,他甘愿做你奴隶。
一旦过了潜伏期,他就会揭竿而起。
狼子野心暴露......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23日 12:58

玉泉路(二)

我们在玉泉路除了吃吃泡面听听段子偶尔偷颗菜,主要精力还是在学习上的,尤其是英语学习。入学时英语有过一次考试,根据成绩分班。我因为有大学时考GRE的底子,按复试成绩可以免修英语。但是考虑到还要备考托福,不上白不上,我还是选了到高级班上课。事实证明我的选择无比正确: 开课后发现,高级英语班的王老师教学效果特别好,学生出勤率特别高。班上有位武大来的小张同学,以嗜睡症闻名。每天早上如果不叫他起床,张同学就会一直睡到中午。中午还不叫他起床的话他会睡到晚上。就是这样一位同学,在我印象里他没有缺过王老师一堂课。
 
因为,王老师是一位美女,年轻的。
 
据好事......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20日 22:56

玉泉路(一)

玉泉路,中国科技大学原址所在,位于北京西郊石景山区。科大五十年代在这里建校,到文革期间下迁安徽合肥,这片地划给了中科院高能物理所。后来中科院恢复研究生招生,高能所又把南边的一半地让出来,作为中科院研究生院的校址。94年秋到97年夏,我在中科院软件所读硕士,第一年在玉泉路上理论课,第二年起就和各所的学生一起被打散到实验室工作了,所以我在玉泉路的时间只有一年。但是这一年发生的事对我的人生至关重要。
 
话说94年的9月初,四川的天气还很燥热。我背着一个破牛仔包和那把从初中陪我到大学的红棉吉他上了火车。三十多个小时后,到达北京站。出站后到科学院接新生的点报了个到,取到了托运的行......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16日 14:23

梨花又开放

梨花又开放
(一年前的旧文。今天正好整理出来,配合昨天的《重访纽黑文》一起发表。)

今天挺风和日丽的。早上醒来,和暖的阳光伴着小鸟的歌声从窗外投来,仿佛在提醒我今天会有好消息。果然,一打开微信就收到了友人张老倌不远万里传来的照片: 耶鲁大学计算机系门前的两树梨花开了!这真是大快人心的喜事。

 
望着照片,我的心情不由得承上启下辗转反侧此起彼伏,泪水渐渐湿润了眼眶。心潮澎湃的我,仿佛又回到了那段难忘的岁月~~
 
十八年前的我,是个懵懂无知的追风青年。那天,是新学期开学的第一天。我背着书包,高高兴兴又忐忑不安地来到前途街51号的耶鲁计......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15日 06:19

重访纽黑文

重访纽黑文
去年(2015年)4月底,我在耶鲁的博士导师保罗胡达客(Paul Hudak)病逝。一年后,他生前的同事和学生们从世界各地赶来重聚在耶鲁大学,为他举行了一场为期两天的纪念活动。我也因此在离校快十四年后重回耶鲁所在的康涅狄格州纽黑文(New Haven )市。这是我毕业之后首次返校,悲喜交加,感触良多。
 
活动前一天晚上8点多,我的航班降落在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随后我驱车去纽黑文东面的一个叫吉尔福德(Gilford)的小镇,那里有我多年的朋友张老倌一家。老倌比我早几年进耶鲁读天文博士,后来一直在耶鲁工作,算是在纽黑文扎根了。我拖着两个箱子来美国上学的时候,是张老倌来纽约接的我。如今我开在同样的路线......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