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万战勇 > 个人分类 > 谷歌
2018年09月18日 04:46

我在谷歌弄啥咧|和财商为零的人共事是怎样一种体验

我在谷歌弄啥咧|和财商为零的人共事是怎样一种体验
01
在浩瀚无垠的银河系里,一颗寂寥的蓝色星球上,西经122°11'47.4"北纬47°40'43.4",一栋不起眼的四层灰色小楼里,有一间不起眼的灰色办公室,里面有几张不起眼的灰色桌子和几台电脑。两个不起眼的电脑工程师在这里相遇了。
 
葛格・罗宾斯(Greg Robbins)是我在谷歌的前同事。12年前我们在同一间办公室工作的时候,公司还租住在柯克兰市邮局对面的办公楼里,房东是IBM。他加入谷歌那一天,我清楚地记得,是10月10号,中华民国的国庆节。
 
我那时在埋头做 C++ 测试框架。项目组在加州,组里只有我一个人在柯克兰,如滞留缅甸的中国远征军孤......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18日 07:10

我在谷歌弄啥咧之十:春晚

中国人不管走到哪里,丢不掉的是过年。如果年过得没味儿,那就感觉这一年辛苦到头没个着落。以前在某软的时候,华人兵强马壮,每年都会组织大型的春节联欢晚会。后来到了谷歌柯克兰分部,一开始只有三十几个人,华人就三四个,每年春节的时候公司还照常上班,感觉就一个字: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戚戚。对比国内的伙伴们欢天喜地大快朵颐过大年的劲头,我们这边过的是简直是清明节啊。
 
三年前,热心的成亮同学在饭桌上提出来咱们柯克兰的华人 Googlers 也不少了,该办自己的春晚了,办比不办好,早办比晚好。大家正有此意,于是一触即发说干就干,也不管离春节只有两个多星期了。是啊,按公司的传统,想要什么得自......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31日 09:23

我在谷歌弄啥咧之九:克雷格#1

在谷歌,我有幸跟两位大神级的工程师一起工作过。一位叫克雷格,另一位也叫克雷格。今天先讲讲第一位。
 
这位克雷格是Craig Silverstein,谷歌第一位员工,工号为3(1号和2号自然是创始人拉里和谢尔盖)。两位创始人是杰出的计算机科学家和创新家,但未必是优秀的程序员。Craig是他们在斯坦福计算机系的博士同学,被他们忽悠过去,把他俩一团麻的代码理顺重写,才有了第一版的google.com。此后很长一段时间,Craig都负责我歌的具体技术工作。直到今天,我们用的很多基本C++库都是Craig当年开发的。
 
我入职的时候,Craig的职位是整个公司的工程主管(Engineering Director),不具......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05日 14:57

我在谷歌弄啥咧之八:中国

在我加入谷歌柯克兰后不久,业界搞了个大新闻:当时任微软全球副总裁的李开复老师跳槽到我司,负责筹建北京分部,招兵买马,进入中国市场。开复老师上任后,访问了总部和柯克兰办公室,和我们华人员工作了很多的接触,寻求大家对北京工作的支持。老师来柯克兰的时候,除了做讲座,还送文化下乡,赠给华人工程师每人两本他的著作:《做最好的自己》和《与未来同行》,各种励志按下不表。晚上,李老师觉得光有精神食粮营养不够全面,又请我们在喜临门吃物质食粮。席间老师带头讲起了笑话,听得我伙都呆了,没想到老大是这么有内涵又接地气的一个人。当然,我是绝对不会告诉你这个笑话的主题是内裤的!当时任谷歌北京工程负责人的林斌(后来小......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30日 14:46

我在谷歌弄啥咧系列

在谷歌做码工多年,间或有些故事、心得,记录在这个系列,供大家一笑。如果你也是工程师,或许能有些共鸣。如果你不是,或许能满足一下你对IT工人的好奇心。

一 入职(说唱版)

二 初来乍到

三 上马 gtest

四 推广 gtest

五 继续推广 gtest

六 小广告

七 剃牛毛

八 中国

九 克雷格#1

十 春晚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08日 03:09

我在谷歌弄啥咧之七:剃牛毛

我在谷歌弄啥咧之七:剃牛毛
在我小的时候,对计算机工作有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比如一群高智商的眼镜青年,穿着白大褂在全封闭PM2.5无限接近于零的机房里时而托腮沉思,时而奋键疾敲。不尽代码就随之在大显示墙上像俄罗斯方块一样滚滚而下,堆出一个个崭新瑰丽的功能,为社会主义或资本主义的明天添砖加瓦。这时候,整个机房里应该是除了键盘和鼠标的哒哒哒没有其它任何声音的。如果有谁胆敢在机房说话,那简直是亵渎神圣的计算机,会马上遭到老同志的痛斥“你丫新来的吧!”然后,一个大型项目攻关完成的时候,领导同志会率大批记者入场摘桃子,发表讲话:“同志们,因为你们的聪明才智和不懈努力,我们 XXX ......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03日 05:32

我在谷歌弄啥咧之六:小广告

我在谷歌弄啥咧之六:小广告
这一次讲讲我和厕所那些不得不说的往事。前方高能,大家准备好了啊!深吸一口气,我要开讲了......
 
测试小分队做的另一件改变谷歌文化的事是“马上测”(马桶上的测试)系列宣传:每个星期,我歌各个厕所的蹲坑前都会贴上一张新的传单,介绍经典或是最新的测试技术。这个系列到今天已经运作了差不多十年了。很多人可能不知道,这完全是一个草根行为,从组织、写稿、编辑到张贴都是由关心公司代码质量的志愿者利用自己的20%时间完成。Mike Bland有一篇长文介绍这个系列的历史和八卦,内容非常详尽,强烈推荐对我歌文化感兴趣的同学仔细阅读。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02日 11:51

我在谷歌弄啥咧之五:继续推广gtest

测试小分队要解决的一大问题是很多测试的质量不高(比如运行不稳定、速度太慢、不好维护,等等),这和我想用gTest解决的问题是一致的。所以,经过几个月的实战、打磨,gTest渐渐稳定之后,小分队决定在全司推广gTest。大家讨论后决定,把工程师入职时的技术培训做为一个重要的着手点:按照谷歌发展的速度,大部分员工都是入职三年以内的新员工,所以把新同事发展成测试能手,对提高公司的测试质量至关重要。抓住了新人,就抓住了未来。这时小分队的Mike Bland同学挺身而出,挑起了把“如何写C++测试”培训改写成使用gTest的重担。Mike不光测试经验丰富,热心公益,还风趣幽默,写得一手......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25日 06:20

我在谷歌弄啥咧之四:推广gtest

闭门造车三个月,做出了gTest第一版。但是我歌没人听说过这东西啊,怎么办?谷歌内部工具的推广要走草根路线,不能指望领导替你搞定,所以接下来要集中精力干推销员。我先是写用户指南,然后找了几个项目挨个谈。一开始进展很缓慢,大家很客气但就是不动手。这可以理解:这东西从来没人用过,谁知道是不是个坑;大家都忙,花半天时间学这个要是最后发现......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21日 08:51

说唱版“我在谷歌弄啥咧(一)”


我到谷歌去上班儿已经好些年了,一不留神噗的一声时间都不见了!
可到今天我还是个基层的程序员儿,没有当上班干部就已经开始痴呆了!
我靠这么一想,还真是有点小紧张,赶紧掏出笔记本儿写写心得才健康。
要不内存溢出,我就只能瞎编了!(你现在不就在胡咧吗?)这不是重点!
<......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21日 00:05

我在谷歌弄啥咧之三:上马gtest

上回提到,我来谷歌做的第一个项目是一个C++测试框架,叫gTest。考虑到有的朋友不是程序员,我来解释下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软件工人不好当,常挨bug放冷枪。无时不刻谨提防,如何自卫费思量:与其被动很受伤,不如把......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20日 00:48

我在谷歌弄啥咧之二:初来乍到

法国文学家巴尔扎克伯格说过,程序员越是幸福,他们感觉到的时间复杂度就越可以忽略不计。我在公司总部的一个月很快就到期了。纵然执鼠标相看泪眼,我也只能无语回柯克兰上班去也。那时候,我们在柯克兰没有土地,在一家叫FileNet的公司那里租了两层楼做办公用。因为寄人篱下,从外面看不到任何谷歌的标志。停车位不够,地主明明有空出来的车位也不让我们停。今天,我们能够名正言顺地在自己的大楼里面畅快地写代码,诺大的停车场想停哪就停哪想停多久就停多久,是多美好的一件事啊!难道,我们不应该好好珍惜吗?
 
我报到的时......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17日 09:28

我在谷歌弄啥咧之一:入职

从我入职Google到现在有十一年了。时间都去哪儿了?还没有当上干部就已经老年痴呆了,哈哈。赶紧写个人总结吧,要不内存该溢出了。
 
快速回放到2002年底,我从学校毕业后到微软当一名光荣的人民码工,从最低级别做起,过的是食不果腹的生活(吃不惯公司的收费食堂,中午自己带饭。而我做饭的手艺是泣鬼神的)。那两年美国经济萎靡,微软很多项目都撤出了劳务市场,我只好把梦想打包另存,到一个专业不对口的组先干着。在那种情况下,我经常深夜拍案而起问天问大地:人生的路啊,为什么越走越窄?为什么啊?为什么?!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