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万战勇 > 我的科大——爱情

我的科大——爱情

书接上回,为了学习X知识,我在初三时错过了报考科大少年班的机会,但是命中注定我三年后还是考上了科大普通班。我在高考前就知道,自古以来理工科大学的男女生比例失衡就是一个令男同学们头大心塞的现实问题。然而进校之后现实之残酷还是令我猝不及防,就像是唐僧掉进了女儿国......的镜像世界。原来,科大的男女比例之高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以我们计算机系为例,入学时全班58名同学中仅5名女生,到毕业时这一比例更变成惊人的52比1,因为大多数女同学们都在毕业前就因各种原因流失了。在这种情况下,除极个别上大学前就找好女朋友的先知和浑身是蛋,哦胆,能在狼口夺食的猛士之外,大多数男同学在大学5年期间都没有尝过爱情的滋味,饱胀的荷尔蒙无处流淌,唯有托福、GRE还有吉米多维奇高等数学习题集供我们发泄过剩的精力。80年代有一首电影插曲生动地描述了我校的状况:“谁知道角落这个地方,爱情已将它久久遗忘.......”其结果,虽然造就了层出不穷的奇人牛人,但代价之惨烈,直追太史公著《史记》,不堪与没有深夜痛哭过的人所道。

正因为此,科大的爱情轶事一点一滴都弥足珍贵,千帆过尽的多年以后我还是记忆犹新。谨选数则记之以馈后人,所谓“有啥不开心的事说出来让大家开心开心”是也。

(科大东区眼镜湖的一鉴亭,是情侣们花前月下的好去处。图片来自ustc.edu.cn)

学校女生稀缺,造成的后果之一是能找到女朋友的都是人中极品。在众多光棍不分昼夜的艳羡目光灼烤之下,他们要想不自我膨胀实在是像看黄片不打飞机一样强人所难,所以行为有时在我们看来未免不够检点。人总是爱和自己周围的人比较。做为光棍,如果放眼望去都是和自己一样的苦命鸳鸳(不是鸳鸯!)也就罢了,反正我没有王二也没有,大家彼此彼此。偏偏到哪里都躲不开有人招摇过市的暴力攻击:到食堂打饭 - 不好!目标正前方,一对狗男女居然在互相喂饭!他娘的,实在看不下去了,回宿舍!我擦,左前45度,Guo色同学又跟女朋友在那里探讨人生!我闪,去自习室吧!嗯?三排四列那谁怎么还带了一个妹子来做题?我我我,我只好自插双目......

我班一位L姓同学,每次上自习都要抢占第一排。一开始大家不明其意:上自习又不用看黑板,第几排又有甚关系?一次卧谈会上,谈到这个话题,L同学哽咽道来,解开了我的疑惑:你看自习室里总有人跟女朋友坐一起卿卿我我,我坐在后面如何看得进书。我又不是木偶啊!这句话,以L的湖南邵阳口音普通话朗朗念出,悲怆之情溢于言表。是啊,科大之大,竟然只有第一排才能放下安静的书桌。这位同学,终于在五年后读研期间如愿交到了女朋友,令人欣慰。不知道他那时上自习会不会自觉坐在最后一排。

又有个别脱单成功的同学,把魔爪伸向了考场。一次期末考试,在西区三教,教务长老丁头监考。突然几位同学放下了笔,两眼发愣直望窗外,有的还半张嘴似笑非笑。这是中邪了?老丁顺着同学们的目光看去,原来有一对志同道合的男女青年正在教室外旁若无人地热吻!这还了得,考场秩序不容挑衅。老丁一个健步蹿出考场,直扑过去:“同学,你们带学生证了吗?”那二人受了惊,一溜小跑换地方接吻去了。同学们看着他们消失在地平线,才怅然若失地收回心来,继续求解麦克斯韦方程组。

现在想来,我们当初的做法颇有可改进之处。按古罗马斯多葛派哲学家的说法,人要有勇气去改变可以改变的事,有肚量容忍不能改变的事,有智慧区分这两种事情。没有女朋友这件事是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的,如果认为这件事对自己足够重要的话,就大胆动手去做,没有条件也要创造条件。两兵相接勇者胜,很多时候在爱情战场上获胜的并不一定是最优秀的,很可能只是胆子比你大,步子比你快,路子比你野。与其担心自己素质不够优秀,不如先下手为强,占一个坑再说,然后再在实践中提高自己的素质。脑筋活动的同学就是这么做的,他们在同班同学中找不到就去外系,本年级不行就去低年级,本校不够就杀向安大、合工大,甚至(据王川师兄介绍)连逍遥津公园门口卖冰棍的、金寨路上开餐馆的都不放过,利用迎新、舞会、同乡会、建友好宿舍等一切机会,从没有路的地方趟出路来。同时,有了女朋友就要得瑟则是一条无法改变的客观规律,别看王老五没有女朋友时说起李四一脸愤懑,等他取代了李四也是一副德行。既然我们不能让有妹子的同学停下炫耀的脚步,那就不要再为这件事烦恼。我们可以转为横眉冷对有妻汉,昂首甘为电灯泡。为他们的表演鼓掌,看谁先脸红。

在90年代初,贞操观念的余毒还有待肃清。学校对拉个手接个吻啥的还睁一只眼闭一眼,但是对涉及到性行为的“生活作风”问题还是零容忍,一经发现,基本就是开除。据我所知,一位研究生学长带女朋友在实验室过夜,一位师兄和合肥一家餐馆的女老板谈朋友,6系(无线电系)一位女同学和“社会上”的男青年恋爱夜不归宿,......他们都遭到了开除学籍的处分。那年月,被一所大学开除,基本上其它学校也没戏了,人生遭遇了一个大波。现在看来,学校这种做法是反人性的,但在当时并非科大个例。只能感叹我们没有生在好时候。

由于和异性交往经验少,科大男生往往在女孩面前手足无措。6系有一哥们,一天去澡堂,路上正好碰上同班一女同学洗浴完毕回宿舍。狭路相逢,总要寒暄两句吧。一紧张,张嘴蹦出第一句竟是“里面人多吗?”同学,你想搞啥?!这段轶事一时传为佳话。其实这哥们平时很老实的,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撩妹,纯粹是大脑停机使得蒙特卡洛树搜索过早剪枝造成。

有段子云:某人在宿舍卧谈会上提问:“如果明天早上,你突然发现变了性别。你的第一反应是?”一位同学的回答彻底折服得让大家热泪盈眶:“先让兄弟们爽爽!” 笑过之后,你可知道这在科大离血淋淋的现实并不遥远?我在校期间,某位东区低年级男同学做了一个当时相当惊世骇俗的决定:变性!在90年代初期,这绝对需要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勇气。学校领导也是了得,开风气先,对该同学的举动予以了充分的支持,不但允许她修改学籍档案中的性别,还为她在校外租了一间小屋单住。听说,她变性之后还真地和以前的哥们牵手了。

这样的传奇人物,老万因为住在西区一直无缘拜会,略以为憾。毕业离校的时候,我在学校订了一张回四川的卧铺票。取票的时候发现是上铺,我问老师能不能换成中铺,这样上下方便些。老师说:中铺是女同学,你好意思吗?我羞愧地低下了我的头。到上火车的时候,中铺的妹子来了,她男朋友也来送行。二人悱恻缠绵难舍难分按下不表,火车启动后,我跟妹子搭讪,她一开口吓我一跳:这声音咋忒粗呢?再一想在订票处看到的名单上妹子的名字,恍然醒悟:原来她就是我科的传奇啊!没想到老天有眼,最后给了我一个满足好奇心的机会,看来我的人品相当OK!再后来,没有了这位妹子的音讯。希望她和她的哥们最终冲破世俗的藩篱修成正果。

毕业二十余年了。时代在变幻,科大在进步。欣闻现在科大女生的比例已大大上升。据科大校友会统计,已经到了“一对情侣两对基”(1:5)的水平。而且我们还有了机器人妹子佳佳,身材丰满,模样俊俏。学校对恋爱的宽容度也是我们那时无法企及的。如果有男生要考大学,不妨将科大列为首选。要知道,在刚出炉的2017年国家重点研发计划中,科大独揽了3.7亿元人民币的经费,远超第二位清华的2.2亿。有国家的重点扶持,到时候大把的成果一出,谁与争妹?妹子们也别犹豫了,上科大吧,那里的男生绝对会把你们当成宝。真心希望学弟学妹们不负青春年华,在勇攀科学高峰的同时,习得爱情的真谛,一展人生宏图,谱写新的传奇。

 

本文首发于作者个人微信公众号“老万故事会”。欢迎扫码关注: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