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万战勇 > 个人分类 > 中科大
2017年09月30日 11:02

我的科大——爱情

我的科大——爱情

书接上回,为了学习X知识,我在初三时错过了报考科大少年班的机会,但是命中注定我三年后还是考上了科大普通班。我在高考前就知道,自古以来理工科大学的男女生比例失衡就是一个令男同学们头大心塞的现实问题。然而进校之后现实之残酷还是令我猝不及防,就像是唐僧掉进了女儿国......的镜像世界。原来,科大的男女比例之高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以我们计算机系为例,......

阅读全文>>
2016年09月26日 02:05

我的科大文章系列目录

0 缘起

一 军训记

四 黄山路上

N 最后的晚餐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29日 14:33

我的科大(四)黄山路上

天色将晚的黄山路上,几名青年男子正骑着自行车狂蹬。为首的汉子一身短打扮,露着黢黑的腿毛,小腿的肌肉因长期的运动甚是打眼。排在其次的男子斜背的帆布书包已经洗得发白,显见家境不甚宽裕。包里鼓鼓的是几套GRE的全真试题和读书笔记。他们脸上,带着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像是被一种按耐不住的力量驱使,又像是被施了魔法的僵尸,在昏暗的路灯下竟有些可怖。原来,他们是裤子大的男学牲,此行的目的乃黄山路上一家黄录像厅。过去一年来,这样的录像厅在科大周围如雨后春笋一般崛起,数不胜数。
 
到得近前,男子们偏身下车。那背帆布包的L姓男子,每日在宿舍赌咒发誓,再不能自暴自弃,从今天起,每晚到三教......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23日 16:04

我的科大(N)最后的晚餐

老万是满脑肥肠的三俗积极分子,高雅艺术的春风是不入俺的驴耳的。十几年前去纽约,跟老婆逛大都会博物馆,结果完全不出所料:老婆看得津津有味流连忘返,老万却恨不得博物馆马上打烊可以转身直扑中国城大快朵颐。所以,今天要讲的故事,和达芬奇的名画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这里说的《最后的晚餐》,是我在大学毕业前土法上马攒出来的一首歌。我们这一代人,小时候没条件,没有正式学过音乐,所以我对如何写歌完全是无(yi2)师(qiao4)自(bu4)通,不讲章法,全凭一腔热情声东击西南辕北辙。结果呢,这首歌(姑且称之为“歌”,和“儿歌”、“谷歌”、“云南山歌&rdquo......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18日 15:13

我的科大(0)缘起

我上初中的时候,中国科大的名声正如日中天,起码在我们那旮旯。自从比我高几届的几位学长考上科大之后,我校的传统是每年成绩最好的理科尖子生都上科大,没有报清华北大的,虽然他们的成绩可以上中国任何一所大学。这在今天看来可能不可思议,但是放在当年,科大的名气在很多地方是超过清华北大的。究其原因,和整个社会在十年浩劫之后对科学的神往和科大少年班的成功宣传有极大关系。
 
八十年代初,科学家在社会上的地位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那时没有多少体制外职业者(当时叫“个体户”),大多数人都是工人、农民、或国家企事业单位干部。穿白大褂戴眼镜的科技人员,被大家寄托了民族复兴的......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17日 02:03

我的科大(一)军训记

 
在中国,以“科技大学”为名的学校不少。我的母校是安徽合肥的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简称中国科大、中科大、科技大、裤子大(这是合肥话“科技大”的发音)、或南七技校(因为学校在合肥市南七里站)。我在那里挥霍了五年的青春,在学霸的夹缝中歪歪扭扭地成长,从无知少年变成迷茫青年,最大的收获是夯实了做事爱较真的习惯和结交了一帮终身难忘的损友。
 
在我校毕业生心里,只有中国科大才是真正的科大。这个系列的文字记录我在科大生活的点滴。那是八九十年代,一段充满热情、理想、疑惑、还有欢乐的日子。
 
军训记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