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万战勇 > 文章归档 > 2016年六月
2016年06月30日 14:50

中关村88号楼(一)

中国科学院的研究生,第一年集中在西郊的玉泉路研究生院上大课,从第二年起就分散到各所学习。于是我们计算口(计算所、软件所、自动化所、计算中心)的同学们搬到了中关村东站附近的中关村88楼宿舍。
 
这88号楼有来头。陈景润老师还没有发迹的时候,数学所安排他住在88楼的一个楼梯间(到我们搬进去的时候,楼梯间已经改造成了开水房,不能住人了)。据说陈老(那时还是小陈)就在这捉襟见肘的小屋子里演算了几麻袋的草稿,把歌德巴赫猜想的证明推进到了1加2。88楼对面以前是个女工宿舍,从小陈同学的楼梯间可以看到女澡堂。女工人们在洗澡的时候经常忘了把窗帘关紧,这样就影响......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30日 14:46

我在谷歌弄啥咧系列

在谷歌做码工多年,间或有些故事、心得,记录在这个系列,供大家一笑。如果你也是工程师,或许能有些共鸣。如果你不是,或许能满足一下你对IT工人的好奇心。

一 入职(说唱版)

二 初来乍到

三 上马 gtest

四 推广 gtest

五 继续推广 gtest

六 小广告

七 剃牛毛

八 中国

九 克雷格#1

十 春晚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04日 08:59

玉泉路(三)

说玉泉路是文化沙漠有点夸张了。铁建商场虽然没有吉他弦,但是有收音机!还是数字调谐的,就是有点贵,120元。我咬牙买了一台。此后北京众多的调频电台陪我渡过了不少欢乐的时光。作为一名伪文艺青年,我主要关心流行音乐,像张有待,陆凌涛他们的节目,成了我在玉泉路获取音乐信息的主要渠道。那时正是中国大陆流行音乐的井喷期,清新的如高晓松老狼郁冬,摇滚的如窦唯郑钧何勇,都常有新作问世,不断给我带来惊喜。
 
有次陆凌涛做了个访谈,雪村现场弹唱了不少自己的作品,有些是从来没有发表过的,或者是发表过的作品的私房版本。比如那首孙国庆唱红的《梅》,雪村唱的歌词有几句是不一样的:“你是否记......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