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博客 > 万战勇 > 个人分类 > 未分类
2019年06月16日 07:26

高考数学之嫦娥四号——考渔不考鱼

高考数学之嫦娥四号——考渔不考鱼
【老万按】前几天李尚志老师的文章《高考改革之维纳斯——换汤换碗不换药》发表后,读者反响热烈。李老师意犹未尽,乘热又推出这篇新文章点评嫦娥姐姐。
 
科学研究是为了解决各种有趣有用的实际问题。数学做为科学的工具,就是为解决科学发展过程中的各种困难而发明出来的。离开实际意义去学数学,等于不求甚解人云亦云,除了硬背一堆公式,什么也得不到。何况,这样死记下来的公式,考完就忘了。这样的“学习”叫做买椟还珠。
 
那么,什么是正确的学习方法呢?我们来听李老师讲讲他是怎样联系物理学习数学的吧。
&nb......
阅读全文>>
2019年06月12日 14:21

高考改革之维纳斯——换汤换碗不换药

高考改革之维纳斯——换汤换碗不换药
【老万按】李尚志老师是中国自己培养的第一批博士之一。他曾任中国科技大学数学系教授和系主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理学院院长和数学与系统科学学院院长。我在中国科大读书时得到了李老师不少关照。老师讲课写文,风趣生动,举重若轻,每次和老师摆龙门阵都如坐春风。他的故事在我《爱笑的李老师》一文中有述。
 
前日李老师在朋友圈发表对今年高考数学试题的高见,很多观点于我心有戚戚焉。(当然,李老师做为国家级的数学教学名师,对这个问题的思考和理解比我透彻深刻得多。)我申请转发后,李老师欣然同意并扩充整理成这篇文章,包含了不少关于高考和教育的真知灼见。尤其是李老师在文中还无私分享了他在中科......
阅读全文>>
2019年06月09日 15:34

【老万】以码鉴人

前一阵,在中学同学群里,黄律师又晒他们律师行年会的照片。俊男美女一排排,肤白貌美气质佳,看得我鼻血横飞。

为毛律师都身材这么好呢?黄律师说,这是因为他们做的是一份要见人的工作。哦,合着我们码工干的是见不得人的事啊!都是出来卖的,凭啥要有高低贵贱美丑之分?

但我得承认,黄律师话锋犀利,一语中的,不愧是庭辩惯了的。码工们绝大多数不直接跟客户打交道,他们的光(wei)辉(suo)形象也不会像董明珠小姐一样占据开机画面。用户不关心他们用的软件是谁写的。正如钱钟书所说,你吃了一个鸡蛋,觉得味道不错,不会想到要去会一会下这个蛋的母鸡。我们码工就是下蛋的鸡。

&nbs......

阅读全文>>
2019年06月07日 01:08

【老万】手术

【老万】手术
2019年六月刚过没几天,华西医院肾移植中心的大楼里面人头攒动,川流不息。刘教授走出手术室,看看手表:又是彻夜未眠。这已经是他今天的第五台手术了。点上一根烟,揉揉自己布满血丝的双眼,略略恢复一下,准备下一台手术。自从苹果发布地表最贵6K显示器以来,肾移植中心的号一票难求,等手术的码工已经排到了染靛街的耍爷火锅,带动火锅店客流量连破记录,老板都要笑疯了。
 
辛苦啊!饶是刘教授年富力强,身体也开始吃不消了。何况,这段时间教授有一件心事。工作繁忙的时候还可以暂时不想。但是每到手术间歇,他眼前晃动的都是那个人的影子,挥之不去。刘教授感到喘不过气来,快要被这种感觉窒息了。他想要......
阅读全文>>
2019年05月27日 11:46

黄艳:小时候的院子

黄艳:小时候的院子
老万按:
这篇文章的作者黄艳是我的中学同学(其事迹在拙文《记一次欢乐祥和的大会》有述)。
 
自我们班级同学群建群以来,
黄同学就是公认的气氛担当
和金牌聚会主持人。
 
有她在,
绝对不会出现尬聊事故。
 
这次因为我在朋友圈的一番感......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20日 10:31

【老万】996艳阳天

【老万】996艳阳天
1=F  4/4  昂扬地、信心百倍地
 
《牛爆的故事》插曲
云叔  作词
东哥  作曲
万老  演唱
 
996勒个艳阳天呐哎嗨哟
18岁的哥哥晕在了键盘边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07日 08:40

【老万】后半生,活成一个穷人

【老万】后半生,活成一个穷人
前半生,我扬鞭跃马,张扬杀伐,把自己变成一个牛逼的人。我要高收入。我要衣食无忧。我要财务自由。
 
后半生,我要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内心激动不再为了金钱、事业、成功。
 
我要竭尽所能,把自己活成一个穷人。
 
嗯,穷人。
 
统计表明,美国穷人每天平均有9小时睡眠,4个小时看电视。*
 
我每天睡5个多小时,记不清上次开电视是什么时候。因为忙,去年圣诞节我停了吉他课,三个月没有练琴。
 
我在用命换钱。
 
猛然发现我的身体......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03日 13:58

【老万】学英语

【老万】学英语
学英语很难吗?我看一点都不难。你看我家小娃,还在上幼儿园的时候就英语说得一个比一个溜。三岁小孩都能做到,你还有什么理由在光天化日之下暴露智商,抱怨英语难学呢?
 
我小学的时候,学校没有教过一天英语,但这不代表我没有见过世面。家里有一套英语教学唱片,我有时翻出来听。别的没记住,学会了开场白:Long live chairman Mao(毛主席万岁)!大人讲了,这句话英文的顺序是万岁、主席、毛。奶奶的,真是反动,革命口号居然倒过来念啦!后来我又听说,英语里面“早上好”就是好早上,“下午好”就是好下午,“晚上好”就是好晚上,“中国制造”......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16日 15:17

【老万】今夜有暴风雪

【老万】今夜有暴风雪
(重发。修正了上次的一些错误。)
 
2019年的大年三十是个星期一。因为时差,西雅图还在星期天下午,天朝已经热火朝天进入了除夕拜年模式,祝福与红包齐飞,欢歌共大餐一色。
 
我正在各群逡巡寻找漏捡的红包,突然被娃一声尖叫吓得一哆嗦:下雪了!往窗外一看,果然飞雪连天,后院很快就惟余莽莽,好一片北国风光。
 
 
这是西城今年的第一场雪。娃们已经抱怨好久了,说今年过节没雪没气氛。这回求仁得仁了。
 
西雅图突然喜降瑞雪,最早发来贺电的是学校:难得一见下雪。明天......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09日 10:59

【老万】今夜有暴风雪

【老万】今夜有暴风雪
2019年的大年三十是个星期一。因为时差,西雅图还在星期天下午,天朝已经热火朝天进入了除夕拜年模式,祝福与红包齐飞,欢歌共大餐一色。
 
我正在各群逡巡寻找漏捡的红包,突然被娃一声尖叫吓得一哆嗦:下雪了!往窗外一看,果然飞雪连天,后院很快就惟余莽莽,好一片北国风光。
 
 
这是西城今年的第一场雪。娃们已经抱怨好久了,说今年过节没雪没气氛。这回求仁得仁了。
 
西雅图突然喜降瑞雪,最早发来贺电的是学校:难得一见下雪。明天上学推迟两小时!小朋友们可以睡个懒觉了。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21日 18:51

【老万】祖国新貌之有病得治

【老万】祖国新貌之有病得治
我是一个海外游子。心系祖国是我义不容辞的职责。
 
所以,我时不时会思考发表一些对天朝的世像观感。这得罪了一些朋友。他们闻不惯我文字里厚重的山西陈醋味,比如这一篇的标题。有人义愤填膺地质问我怎么可以娶了媳妇忘了娘炮,喝完洋墨就黑天朝,公然为虎作伥对国家挤眉弄眼,思想大大地坏了。他们苦口婆心地劝导:你要悬崖勒马戈壁,再回首泪眼朦胧。不要以为出了国就无所畏惧了。要知道,翻墙汉者虽远必诛。
 
他们还是不太了解,我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人品高尚不容质疑。为什么我的调侃像大海一样绵绵无边?那是因为我深爱着这里的人民。
 ......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02日 19:35

【老万】我的新年计划

【老万】我的新年计划

2019 新年伊始,万象更新。我决定从工作、家庭、生活、学习几个方面,认真规划未来的发展,为我家千年大计打下坚实基础,确保可以在健康富足的道路上拔足狂奔、长治久安。

工作

繁琐的事情,交给小弟去做,让他们有充分的磨练意志和发展个人潜力的机会。棘手的事情,交给老板去解决,不能让他没有存在感、成就感。我自己主要负责协调工作,甘做绿叶,切忌个人英雄主义的错误。

家庭

为了家庭的和谐,忍辱负重,搞好和老婆的关系。老婆对我的娇惯纵容要逆来顺受、泰然处之。多给老婆转发渣男贱男的新......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24日 18:38

过节送你一首歌

最近有些懒

其实也不是懒

工作有点忙

疲于奔命

公众号没顾上打理

毕竟我的正业是修bug

对不起大家了

要过节了

祝大家节日快乐

阅读全文>>
2018年08月02日 02:04

【老万】祖国新貌之Fi计划攻略

【老万】祖国新貌之Fi计划攻略

很多海外华人因为贪图生活便利,日常依赖各种谷歌服务。像我家:

通信基本靠 gmail 搞定;

日程,比如孩子课外活动、约医生、安排旅游行程,用谷歌日历协调;

管理照片录像,依靠谷歌相册的无限容量备份和智能搜索;

写段子,用谷歌文档,因为它可以在多个设备之间无缝切换,灵感来......

阅读全文>>
2018年06月25日 07:47

我在谷歌弄啥咧之十二——姐夫丁数

我在谷歌弄啥咧之十二——姐夫丁数

声明:本篇的写作采用了高级的第三人称手法,有较大可能会引发读者不适。特此为告,请大家慎重阅读。

1

夜。

初夏的西雅图,淅沥沥沥的雨滴打在玻璃窗上,是切分的节奏。

新开张的某庭春餐馆,食客云集,等座的号已经排到了两百开外。他们大多是附......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07日 15:47

我和俄罗斯方块

我和俄罗斯方块
第一次知道俄罗斯方块(Tetris)的时候,我已经18岁了。那一年,我在中国科大读书,刚进学校不久,自己学了一些C语言编程,就壮着胆子去我的老乡朱近康老师的扩频通信实验室干活,蹭些上机的时间。一天傍晚,我到了实验室,朱老师不在,只有大师兄和二师兄。他们在 PC 机上插入一张软盘,调出一个程序,一些七扭八拐的形状就从屏幕上方缓缓落下。随着他们敲动键盘,形状扭动着身姿,或左或右,然后落到屏幕底部堆积起来。我虽然天资不高,一会儿也就看懂了规则。
 
 
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这叫俄罗斯方块,我们都把它叫积木。实验室的 PC 资源有限,我只能看师兄们玩,自己是没有胆子......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