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6年07月15日 15:41

中关村88号楼(三)

那时还有个中科院的网红,大概是姓龚,取网名为老公,这种粗鄙的行为是为很多文艺青年不齿的,但是阻挡不了他通过疯狂发帖赢取(注意发音,不是迎娶)了一大波(注意分词)粉丝。后来一次线下聚会,很多女生围着他老公老公地叫,把周围的文艺男青年馋得哈喇子直流,这才领会到龚同学的良苦用心,各种羡慕嫉妒恨。
 
因为住得近,一些本来素不相识但在线上臭味相投的同学们发展成了线下的朋友,所以说BBS是我国最早的O2O(线上到线下)应用也不为过。像我因为是罗大佑的老粉丝,在BBS上发了一些关于老罗的文字,跟一个叫“稻草人”的网友对上眼了。这个稻草人的名字就是取自罗大佑的一首歌曲。聊过几次,了解......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06日 13:47

中关村88号楼(二)

软件所有四大美女研究员,分别是沉鱼落雁闭月如花。啊讲错了,是韫美志美玉琳玉芳,第一位就是我的导师董韫美先生。这四大美女有个共同点:他们都是男人。没错,他们是男人但是不约而同取了妩媚的名字,所以被同学们戏称为美女(玩笑之言,各位老先生莫怪)。美女之一的冯玉琳先生是当时的所长。老冯以前是科大教授,在我们这届学生毕业之前调到北京当了软件所的头。入所教育时,老冯痛说革命所史: “我们软件所对于中国软件的地位是什么呢?我们相当于延安对中国革命的地位。我们是中国软件的圣地!同学们一定要有远大抱负,不要辜负我们这块圣地!”很抱歉我辜负了冯美女的期望。不过我到今天还是没想明白为啥软件所相当于延安......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05日 14:57

我在谷歌弄啥咧之八:中国

在我加入谷歌柯克兰后不久,业界搞了个大新闻:当时任微软全球副总裁的李开复老师跳槽到我司,负责筹建北京分部,招兵买马,进入中国市场。开复老师上任后,访问了总部和柯克兰办公室,和我们华人员工作了很多的接触,寻求大家对北京工作的支持。老师来柯克兰的时候,除了做讲座,还送文化下乡,赠给华人工程师每人两本他的著作:《做最好的自己》和《与未来同行》,各种励志按下不表。晚上,李老师觉得光有精神食粮营养不够全面,又请我们在喜临门吃物质食粮。席间老师带头讲起了笑话,听得我伙都呆了,没想到老大是这么有内涵又接地气的一个人。当然,我是绝对不会告诉你这个笑话的主题是内裤的!当时任谷歌北京工程负责人的林斌(后来小......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30日 14:50

中关村88号楼(一)

中国科学院的研究生,第一年集中在西郊的玉泉路研究生院上大课,从第二年起就分散到各所学习。于是我们计算口(计算所、软件所、自动化所、计算中心)的同学们搬到了中关村东站附近的中关村88楼宿舍。
 
这88号楼有来头。陈景润老师还没有发迹的时候,数学所安排他住在88楼的一个楼梯间(到我们搬进去的时候,楼梯间已经改造成了开水房,不能住人了)。据说陈老(那时还是小陈)就在这捉襟见肘的小屋子里演算了几麻袋的草稿,把歌德巴赫猜想的证明推进到了1加2。88楼对面以前是个女工宿舍,从小陈同学的楼梯间可以看到女澡堂。女工人们在洗澡的时候经常忘了把窗帘关紧,这样就影响......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30日 14:46

我在谷歌弄啥咧系列

在谷歌做码工多年,间或有些故事、心得,记录在这个系列,供大家一笑。如果你也是工程师,或许能有些共鸣。如果你不是,或许能满足一下你对IT工人的好奇心。

一 入职(说唱版)

二 初来乍到

三 上马 gtest

四 推广 gtest

五 继续推广 gtest

六 小广告

七 剃牛毛

八 中国

九 克雷格#1

十 春晚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04日 08:59

玉泉路(三)

说玉泉路是文化沙漠有点夸张了。铁建商场虽然没有吉他弦,但是有收音机!还是数字调谐的,就是有点贵,120元。我咬牙买了一台。此后北京众多的调频电台陪我渡过了不少欢乐的时光。作为一名伪文艺青年,我主要关心流行音乐,像张有待,陆凌涛他们的节目,成了我在玉泉路获取音乐信息的主要渠道。那时正是中国大陆流行音乐的井喷期,清新的如高晓松老狼郁冬,摇滚的如窦唯郑钧何勇,都常有新作问世,不断给我带来惊喜。
 
有次陆凌涛做了个访谈,雪村现场弹唱了不少自己的作品,有些是从来没有发表过的,或者是发表过的作品的私房版本。比如那首孙国庆唱红的《梅》,雪村唱的歌词有几句是不一样的:“你是否记......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27日 11:59

恋曲2012

(2012年写的一首歌曲。欢迎对号入座。)
 
我爱你,折磨自己。一颗心离不开你。
我爱你,属于晚期。无路可退,无药可医。
我爱你全心全意,我疼你不遗余力。
哪一点对不起你,你永远若即若离。
我屏住呼吸想你,目不转睛守住你。
怕自己一不小心,丢失了根据地,追悔莫及。
 
我猜你也一样没底,谁会是谁的唯一。
往事不必再提。我为你挡风遮雨。
别信他花言巧语,毫无PS痕迹。
说你是他的女神,他甘愿做你奴隶。
一旦过了潜伏期,他就会揭竿而起。
狼子野心暴露......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23日 12:58

玉泉路(二)

我们在玉泉路除了吃吃泡面听听段子偶尔偷颗菜,主要精力还是在学习上的,尤其是英语学习。入学时英语有过一次考试,根据成绩分班。我因为有大学时考GRE的底子,按复试成绩可以免修英语。但是考虑到还要备考托福,不上白不上,我还是选了到高级班上课。事实证明我的选择无比正确: 开课后发现,高级英语班的王老师教学效果特别好,学生出勤率特别高。班上有位武大来的小张同学,以嗜睡症闻名。每天早上如果不叫他起床,张同学就会一直睡到中午。中午还不叫他起床的话他会睡到晚上。就是这样一位同学,在我印象里他没有缺过王老师一堂课。
 
因为,王老师是一位美女,年轻的。
 
据好事......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20日 22:56

玉泉路(一)

玉泉路,中国科技大学原址所在,位于北京西郊石景山区。科大五十年代在这里建校,到文革期间下迁安徽合肥,这片地划给了中科院高能物理所。后来中科院恢复研究生招生,高能所又把南边的一半地让出来,作为中科院研究生院的校址。94年秋到97年夏,我在中科院软件所读硕士,第一年在玉泉路上理论课,第二年起就和各所的学生一起被打散到实验室工作了,所以我在玉泉路的时间只有一年。但是这一年发生的事对我的人生至关重要。
 
话说94年的9月初,四川的天气还很燥热。我背着一个破牛仔包和那把从初中陪我到大学的红棉吉他上了火车。三十多个小时后,到达北京站。出站后到科学院接新生的点报了个到,取到了托运的行......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16日 14:23

梨花又开放

梨花又开放
(一年前的旧文。今天正好整理出来,配合昨天的《重访纽黑文》一起发表。)

今天挺风和日丽的。早上醒来,和暖的阳光伴着小鸟的歌声从窗外投来,仿佛在提醒我今天会有好消息。果然,一打开微信就收到了友人张老倌不远万里传来的照片: 耶鲁大学计算机系门前的两树梨花开了!这真是大快人心的喜事。

 
望着照片,我的心情不由得承上启下辗转反侧此起彼伏,泪水渐渐湿润了眼眶。心潮澎湃的我,仿佛又回到了那段难忘的岁月~~
 
十八年前的我,是个懵懂无知的追风青年。那天,是新学期开学的第一天。我背着书包,高高兴兴又忐忑不安地来到前途街51号的耶鲁计......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15日 06:19

重访纽黑文

重访纽黑文
去年(2015年)4月底,我在耶鲁的博士导师保罗胡达客(Paul Hudak)病逝。一年后,他生前的同事和学生们从世界各地赶来重聚在耶鲁大学,为他举行了一场为期两天的纪念活动。我也因此在离校快十四年后重回耶鲁所在的康涅狄格州纽黑文(New Haven )市。这是我毕业之后首次返校,悲喜交加,感触良多。
 
活动前一天晚上8点多,我的航班降落在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随后我驱车去纽黑文东面的一个叫吉尔福德(Gilford)的小镇,那里有我多年的朋友张老倌一家。老倌比我早几年进耶鲁读天文博士,后来一直在耶鲁工作,算是在纽黑文扎根了。我拖着两个箱子来美国上学的时候,是张老倌来纽约接的我。如今我开在同样的路线......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14日 14:08

出门

这个星期上小学四年级的儿子参加学校组织的远足。一个班十几个小朋友,两个老师带队,没有家长陪同,星期一早上出发,坐车去离本市一个多小时的一个岛上,到星期四下午再回来。老师不让小朋友们带手机,但是每人每天可以给家里写一两句话,由老师集中电邮给家长。今天是第三天,看一看小朋友们都写了什么:
 
“太棒了!我很喜欢。我喜欢所有的东西!岛上任何不好的东西都没有。”(同学你这归纳法哪里学的?太强大了!)
&l......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08日 03:09

我在谷歌弄啥咧之七:剃牛毛

我在谷歌弄啥咧之七:剃牛毛
在我小的时候,对计算机工作有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比如一群高智商的眼镜青年,穿着白大褂在全封闭PM2.5无限接近于零的机房里时而托腮沉思,时而奋键疾敲。不尽代码就随之在大显示墙上像俄罗斯方块一样滚滚而下,堆出一个个崭新瑰丽的功能,为社会主义或资本主义的明天添砖加瓦。这时候,整个机房里应该是除了键盘和鼠标的哒哒哒没有其它任何声音的。如果有谁胆敢在机房说话,那简直是亵渎神圣的计算机,会马上遭到老同志的痛斥“你丫新来的吧!”然后,一个大型项目攻关完成的时候,领导同志会率大批记者入场摘桃子,发表讲话:“同志们,因为你们的聪明才智和不懈努力,我们 XXX ......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04日 13:24

学数学很无聊?不学你死定了!

今天小女儿和我有这样一段对话:
 
女儿:爸爸,我要你和妈妈生偶数个孩子!
我:这个......你已经有哥哥和姐姐了,要是我们再生个妹妹,哥哥一个人会感到很孤单的。
女儿:那你们就生六个!
我:?!¥%&*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03日 05:32

我在谷歌弄啥咧之六:小广告

我在谷歌弄啥咧之六:小广告
这一次讲讲我和厕所那些不得不说的往事。前方高能,大家准备好了啊!深吸一口气,我要开讲了......
 
测试小分队做的另一件改变谷歌文化的事是“马上测”(马桶上的测试)系列宣传:每个星期,我歌各个厕所的蹲坑前都会贴上一张新的传单,介绍经典或是最新的测试技术。这个系列到今天已经运作了差不多十年了。很多人可能不知道,这完全是一个草根行为,从组织、写稿、编辑到张贴都是由关心公司代码质量的志愿者利用自己的20%时间完成。Mike Bland有一篇长文介绍这个系列的历史和八卦,内容非常详尽,强烈推荐对我歌文化感兴趣的同学仔细阅读。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02日 11:51

我在谷歌弄啥咧之五:继续推广gtest

测试小分队要解决的一大问题是很多测试的质量不高(比如运行不稳定、速度太慢、不好维护,等等),这和我想用gTest解决的问题是一致的。所以,经过几个月的实战、打磨,gTest渐渐稳定之后,小分队决定在全司推广gTest。大家讨论后决定,把工程师入职时的技术培训做为一个重要的着手点:按照谷歌发展的速度,大部分员工都是入职三年以内的新员工,所以把新同事发展成测试能手,对提高公司的测试质量至关重要。抓住了新人,就抓住了未来。这时小分队的Mike Bland同学挺身而出,挑起了把“如何写C++测试”培训改写成使用gTest的重担。Mike不光测试经验丰富,热心公益,还风趣幽默,写得一手......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30日 12:24

淘书记之汤姆索亚

淘书记之汤姆索亚
因为美国的新书很贵,我一般不逛实体书店,反正逛了也买不起。要去我也只去半价书店,淘别人用过的旧书。这样的好处是偶尔会有意外收获,发现一些经典作品的很特别的版本。比如前几年就淘到一本民国初年的Wizard of Oz(《绿野仙踪》),Denslow作的插图极精美,比现在的版本强太多了。这本书是我小时候就爱看的(当然是中文版),几个孩子也对此书改编的电影(Judy Garland演的老版,不是后来迪斯尼改得花里胡哨的版本)迷得不行。得了这本书可以说是如获至宝,大人小孩都欢喜。
 
去......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27日 04:09

原创歌曲《程序员》



老万 词曲弹唱  2015/1

老张是一个程序员。
他使得一手好键盘。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25日 06:20

我在谷歌弄啥咧之四:推广gtest

闭门造车三个月,做出了gTest第一版。但是我歌没人听说过这东西啊,怎么办?谷歌内部工具的推广要走草根路线,不能指望领导替你搞定,所以接下来要集中精力干推销员。我先是写用户指南,然后找了几个项目挨个谈。一开始进展很缓慢,大家很客气但就是不动手。这可以理解:这东西从来没人用过,谁知道是不是个坑;大家都忙,花半天时间学这个要是最后发现......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21日 08:51

说唱版“我在谷歌弄啥咧(一)”


我到谷歌去上班儿已经好些年了,一不留神噗的一声时间都不见了!
可到今天我还是个基层的程序员儿,没有当上班干部就已经开始痴呆了!
我靠这么一想,还真是有点小紧张,赶紧掏出笔记本儿写写心得才健康。
要不内存溢出,我就只能瞎编了!(你现在不就在胡咧吗?)这不是重点!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