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6年05月23日 12:58

玉泉路(二)

我们在玉泉路除了吃吃泡面听听段子偶尔偷颗菜,主要精力还是在学习上的,尤其是英语学习。入学时英语有过一次考试,根据成绩分班。我因为有大学时考GRE的底子,按复试成绩可以免修英语。但是考虑到还要备考托福,不上白不上,我还是选了到高级班上课。事实证明我的选择无比正确: 开课后发现,高级英语班的王老师教学效果特别好,学生出勤率特别高。班上有位武大来的小张同学,以嗜睡症闻名。每天早上如果不叫他起床,张同学就会一直睡到中午。中午还不叫他起床的话他会睡到晚上。就是这样一位同学,在我印象里他没有缺过王老师一堂课。
 
因为,王老师是一位美女,年轻的。
 
据好事......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20日 22:56

玉泉路(一)

玉泉路,中国科技大学原址所在,位于北京西郊石景山区。科大五十年代在这里建校,到文革期间下迁安徽合肥,这片地划给了中科院高能物理所。后来中科院恢复研究生招生,高能所又把南边的一半地让出来,作为中科院研究生院的校址。94年秋到97年夏,我在中科院软件所读硕士,第一年在玉泉路上理论课,第二年起就和各所的学生一起被打散到实验室工作了,所以我在玉泉路的时间只有一年。但是这一年发生的事对我的人生至关重要。
 
话说94年的9月初,四川的天气还很燥热。我背着一个破牛仔包和那把从初中陪我到大学的红棉吉他上了火车。三十多个小时后,到达北京站。出站后到科学院接新生的点报了个到,取到了托运的行......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16日 14:23

梨花又开放

梨花又开放
(一年前的旧文。今天正好整理出来,配合昨天的《重访纽黑文》一起发表。)

今天挺风和日丽的。早上醒来,和暖的阳光伴着小鸟的歌声从窗外投来,仿佛在提醒我今天会有好消息。果然,一打开微信就收到了友人张老倌不远万里传来的照片: 耶鲁大学计算机系门前的两树梨花开了!这真是大快人心的喜事。

 
望着照片,我的心情不由得承上启下辗转反侧此起彼伏,泪水渐渐湿润了眼眶。心潮澎湃的我,仿佛又回到了那段难忘的岁月~~
 
十八年前的我,是个懵懂无知的追风青年。那天,是新学期开学的第一天。我背着书包,高高兴兴又忐忑不安地来到前途街51号的耶鲁计......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15日 06:19

重访纽黑文

重访纽黑文
去年(2015年)4月底,我在耶鲁的博士导师保罗胡达客(Paul Hudak)病逝。一年后,他生前的同事和学生们从世界各地赶来重聚在耶鲁大学,为他举行了一场为期两天的纪念活动。我也因此在离校快十四年后重回耶鲁所在的康涅狄格州纽黑文(New Haven )市。这是我毕业之后首次返校,悲喜交加,感触良多。
 
活动前一天晚上8点多,我的航班降落在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随后我驱车去纽黑文东面的一个叫吉尔福德(Gilford)的小镇,那里有我多年的朋友张老倌一家。老倌比我早几年进耶鲁读天文博士,后来一直在耶鲁工作,算是在纽黑文扎根了。我拖着两个箱子来美国上学的时候,是张老倌来纽约接的我。如今我开在同样的路线......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14日 14:08

出门

这个星期上小学四年级的儿子参加学校组织的远足。一个班十几个小朋友,两个老师带队,没有家长陪同,星期一早上出发,坐车去离本市一个多小时的一个岛上,到星期四下午再回来。老师不让小朋友们带手机,但是每人每天可以给家里写一两句话,由老师集中电邮给家长。今天是第三天,看一看小朋友们都写了什么:
 
“太棒了!我很喜欢。我喜欢所有的东西!岛上任何不好的东西都没有。”(同学你这归纳法哪里学的?太强大了!)
&l......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08日 03:09

我在谷歌弄啥咧之七:剃牛毛

我在谷歌弄啥咧之七:剃牛毛
在我小的时候,对计算机工作有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比如一群高智商的眼镜青年,穿着白大褂在全封闭PM2.5无限接近于零的机房里时而托腮沉思,时而奋键疾敲。不尽代码就随之在大显示墙上像俄罗斯方块一样滚滚而下,堆出一个个崭新瑰丽的功能,为社会主义或资本主义的明天添砖加瓦。这时候,整个机房里应该是除了键盘和鼠标的哒哒哒没有其它任何声音的。如果有谁胆敢在机房说话,那简直是亵渎神圣的计算机,会马上遭到老同志的痛斥“你丫新来的吧!”然后,一个大型项目攻关完成的时候,领导同志会率大批记者入场摘桃子,发表讲话:“同志们,因为你们的聪明才智和不懈努力,我们 XXX ......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04日 13:24

学数学很无聊?不学你死定了!

今天小女儿和我有这样一段对话:
 
女儿:爸爸,我要你和妈妈生偶数个孩子!
我:这个......你已经有哥哥和姐姐了,要是我们再生个妹妹,哥哥一个人会感到很孤单的。
女儿:那你们就生六个!
我:?!¥%&*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03日 05:32

我在谷歌弄啥咧之六:小广告

我在谷歌弄啥咧之六:小广告
这一次讲讲我和厕所那些不得不说的往事。前方高能,大家准备好了啊!深吸一口气,我要开讲了......
 
测试小分队做的另一件改变谷歌文化的事是“马上测”(马桶上的测试)系列宣传:每个星期,我歌各个厕所的蹲坑前都会贴上一张新的传单,介绍经典或是最新的测试技术。这个系列到今天已经运作了差不多十年了。很多人可能不知道,这完全是一个草根行为,从组织、写稿、编辑到张贴都是由关心公司代码质量的志愿者利用自己的20%时间完成。Mike Bland有一篇长文介绍这个系列的历史和八卦,内容非常详尽,强烈推荐对我歌文化感兴趣的同学仔细阅读。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02日 11:51

我在谷歌弄啥咧之五:继续推广gtest

测试小分队要解决的一大问题是很多测试的质量不高(比如运行不稳定、速度太慢、不好维护,等等),这和我想用gTest解决的问题是一致的。所以,经过几个月的实战、打磨,gTest渐渐稳定之后,小分队决定在全司推广gTest。大家讨论后决定,把工程师入职时的技术培训做为一个重要的着手点:按照谷歌发展的速度,大部分员工都是入职三年以内的新员工,所以把新同事发展成测试能手,对提高公司的测试质量至关重要。抓住了新人,就抓住了未来。这时小分队的Mike Bland同学挺身而出,挑起了把“如何写C++测试”培训改写成使用gTest的重担。Mike不光测试经验丰富,热心公益,还风趣幽默,写得一手......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30日 12:24

淘书记之汤姆索亚

淘书记之汤姆索亚
因为美国的新书很贵,我一般不逛实体书店,反正逛了也买不起。要去我也只去半价书店,淘别人用过的旧书。这样的好处是偶尔会有意外收获,发现一些经典作品的很特别的版本。比如前几年就淘到一本民国初年的Wizard of Oz(《绿野仙踪》),Denslow作的插图极精美,比现在的版本强太多了。这本书是我小时候就爱看的(当然是中文版),几个孩子也对此书改编的电影(Judy Garland演的老版,不是后来迪斯尼改得花里胡哨的版本)迷得不行。得了这本书可以说是如获至宝,大人小孩都欢喜。
 
去......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27日 04:09

原创歌曲《程序员》



老万 词曲弹唱  2015/1

老张是一个程序员。
他使得一手好键盘。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25日 06:20

我在谷歌弄啥咧之四:推广gtest

闭门造车三个月,做出了gTest第一版。但是我歌没人听说过这东西啊,怎么办?谷歌内部工具的推广要走草根路线,不能指望领导替你搞定,所以接下来要集中精力干推销员。我先是写用户指南,然后找了几个项目挨个谈。一开始进展很缓慢,大家很客气但就是不动手。这可以理解:这东西从来没人用过,谁知道是不是个坑;大家都忙,花半天时间学这个要是最后发现......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21日 08:51

说唱版“我在谷歌弄啥咧(一)”


我到谷歌去上班儿已经好些年了,一不留神噗的一声时间都不见了!
可到今天我还是个基层的程序员儿,没有当上班干部就已经开始痴呆了!
我靠这么一想,还真是有点小紧张,赶紧掏出笔记本儿写写心得才健康。
要不内存溢出,我就只能瞎编了!(你现在不就在胡咧吗?)这不是重点!
<......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21日 00:05

我在谷歌弄啥咧之三:上马gtest

上回提到,我来谷歌做的第一个项目是一个C++测试框架,叫gTest。考虑到有的朋友不是程序员,我来解释下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软件工人不好当,常挨bug放冷枪。无时不刻谨提防,如何自卫费思量:与其被动很受伤,不如把......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20日 00:48

我在谷歌弄啥咧之二:初来乍到

法国文学家巴尔扎克伯格说过,程序员越是幸福,他们感觉到的时间复杂度就越可以忽略不计。我在公司总部的一个月很快就到期了。纵然执鼠标相看泪眼,我也只能无语回柯克兰上班去也。那时候,我们在柯克兰没有土地,在一家叫FileNet的公司那里租了两层楼做办公用。因为寄人篱下,从外面看不到任何谷歌的标志。停车位不够,地主明明有空出来的车位也不让我们停。今天,我们能够名正言顺地在自己的大楼里面畅快地写代码,诺大的停车场想停哪就停哪想停多久就停多久,是多美好的一件事啊!难道,我们不应该好好珍惜吗?
 
我报到的时......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17日 09:28

我在谷歌弄啥咧之一:入职

从我入职Google到现在有十一年了。时间都去哪儿了?还没有当上干部就已经老年痴呆了,哈哈。赶紧写个人总结吧,要不内存该溢出了。
 
快速回放到2002年底,我从学校毕业后到微软当一名光荣的人民码工,从最低级别做起,过的是食不果腹的生活(吃不惯公司的收费食堂,中午自己带饭。而我做饭的手艺是泣鬼神的)。那两年美国经济萎靡,微软很多项目都撤出了劳务市场,我只好把梦想打包另存,到一个专业不对口的组先干着。在那种情况下,我经常深夜拍案而起问天问大地:人生的路啊,为什么越走越窄?为什么啊?为什么?!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15日 12:51

小二豆腐的倒掉

王小二是长安城区做豆腐的。因为用心,小二豆腐慢慢做到了远近闻名,每天都有几百名主顾不惜排两个多小时的长队,就是为了吃一口王小二的豆腐。小王一个人忙不过来,而且总让客户等着搞饥饿营销也不是个事,因为隔壁黄老千早就虎视眈眈了,准备也开豆腐店把王小二的客户抢走。王小二想来想去,觉得生产需要上规模,就去城东劳务市场找了几个小工,自己指导,让小工动手。这样生意就慢慢做大了。这不,去年二月底还在城南开了间分号。
 
然而黄老千是个狠角色,绝不肯这么轻易认输。他打听到王小二在长安城能做到独一份,是因为做豆腐是个技术活,根据原料的产地,新鲜程度,水质,气温不同,王小二对浸泡磨浆和......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13日 11:12

阿法狗基本工作原理及意义初探

 
很多年后,在炭基文明历史数据库里,阿法狗在西元2016年3月击败人类超一流棋手李世石的故事一定会是一段被频繁引用的资料。在这场战斗中,石头无力破局,天网一鸣惊人,史称“石破天惊”。自此,AI(人工智能)的发展把人类历史撞了一下腰,翻过拐点绝尘而去。AI 应用以飞快的速度渗透到人类生活的每个方面。一切都不一样了。
 
这篇论文将试图用劳动人民热爱的低俗手法,介绍这一划时代里程碑的基本工作原理和它的历史意义。
 
阿法狗不就是一个比以前水平高一些的下棋程序吗?还能当饭吃啊?值得这样得瑟吗?你个程序员不装X会死啊?很多群众愤怒地指......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