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万战勇 > 【老万】手术

【老万】手术

2019年六月刚过没几天,华西医院肾移植中心的大楼里面人头攒动,川流不息。刘教授走出手术室,看看手表:又是彻夜未眠。这已经是他今天的第五台手术了。点上一根烟,揉揉自己布满血丝的双眼,略略恢复一下,准备下一台手术。自从苹果发布地表最贵6K显示器以来,肾移植中心的号一票难求,等手术的码工已经排到了染靛街的耍爷火锅,带动火锅店客流量连破记录,老板都要笑疯了。
 
辛苦啊!饶是刘教授年富力强,身体也开始吃不消了。何况,这段时间教授有一件心事。工作繁忙的时候还可以暂时不想。但是每到手术间歇,他眼前晃动的都是那个人的影子,挥之不去。刘教授感到喘不过气来,快要被这种感觉窒息了。他想要呐喊,却找不到对象。总不能冲病人大叫“你割锤子腰花哟”。这种感觉,偏偏对至亲的家人也不能说的。他默默地把情感憋在心里,在不间歇的工作中麻痹自己。
 
 
这种感觉,好多年都没有过了。曾经以为,他们的感情可以天长地久,历久弥新。她永远是他的,他永远是她的。没想到,这么多年来伴随刘教授长大的女人,最后的选择居然不是他。这对教授真是一个晴空霹雳。那个男人,他比教授帅吗?还是比教授有钱?都不是。那是为了什么啊?苍天!刘教授在心中无声地怒吼,那种波澜像是就要决堤的洪水,必须破闸而出一泻千里。
 
也是鬼使神差,这个病人的名字和那个男人那么相似。“左侧肾损伤切除术”。刘教授双眼要喷出火来,掏出笔,默默地改成了“双侧”,流下两行眼泪。
 
玲子,想你了。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