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万战勇 > 个人分类 > 中科院
2016年09月26日 01:26

我的中科院文章系列目录

玉泉路(一)

玉泉路(二)

玉泉路(三)

中关村88号楼(一)

中关村88号楼(二)

中关村88号楼(三)

中关村88号楼(四)

中关村88号楼(五)

阅读全文>>
2016年08月28日 15:27

中关村88号楼(五)

三年级的寒假,在家里等到了印第安纳大学的电话面试。然后和其他申请出国的同学一样,陆续拿到了几所美国大学的奖学金和 I-20 表格。下一步就是办理出国手续。先是向教育局交培养费(大本五年每年2500元,研究生三年每年4000,一共要凑差不多25000元)。这个意思是说,党和国家养了我很多年,费了不少粮食才把小鸡喂成大鸡。现在毕业了,按说应该为国家多下几年蛋报恩,但是翅膀硬了想要飞到别人家去下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得先把饲料钱结清再说。我那时研究生工资加实验室津贴一个月是四五百,这两万五不是一笔小数。好在我在金马公司当了两年码仔,把这笔赎身费挣出来了。交完钱,再到软件所开介绍信证明本人没有反动言行,到公安局凭介......
阅读全文>>
2016年08月25日 10:24

中关村88号楼(四)

大学同学老廖(就是常到玉泉路给我们普及黄夏留知识的表演艺术家)在中科院软件中心上班。老廖是个特立独行的人,进大学后和我一起从计算机系考进00班,和少年班一起上课,然后又在不到一学期后跟我双双退出。为此少年班的班主任肖臣国老师对我很有意见:他和老廖是胡建老乡,原指望老廖振兴中发,没想到老廖被我带跑了(这是老肖的想法,其实我很冤枉)。毕业时老廖本来是可以保送研究生的,但是他选择了放弃。工作之后,老廖也不安分,琢磨着自己写点软件快速致富。据他分析,办公无纸化是下一个热点,然而当时的市场老大微软不懂中国,他们的 Word 不支持很多中国特色的变态表格格式。以此为切入点,大有可为。于是他做了个中文制表软件......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15日 15:41

中关村88号楼(三)

那时还有个中科院的网红,大概是姓龚,取网名为老公,这种粗鄙的行为是为很多文艺青年不齿的,但是阻挡不了他通过疯狂发帖赢取(注意发音,不是迎娶)了一大波(注意分词)粉丝。后来一次线下聚会,很多女生围着他老公老公地叫,把周围的文艺男青年馋得哈喇子直流,这才领会到龚同学的良苦用心,各种羡慕嫉妒恨。
 
因为住得近,一些本来素不相识但在线上臭味相投的同学们发展成了线下的朋友,所以说BBS是我国最早的O2O(线上到线下)应用也不为过。像我因为是罗大佑的老粉丝,在BBS上发了一些关于老罗的文字,跟一个叫“稻草人”的网友对上眼了。这个稻草人的名字就是取自罗大佑的一首歌曲。聊过几次,了解......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06日 13:47

中关村88号楼(二)

软件所有四大美女研究员,分别是沉鱼落雁闭月如花。啊讲错了,是韫美志美玉琳玉芳,第一位就是我的导师董韫美先生。这四大美女有个共同点:他们都是男人。没错,他们是男人但是不约而同取了妩媚的名字,所以被同学们戏称为美女(玩笑之言,各位老先生莫怪)。美女之一的冯玉琳先生是当时的所长。老冯以前是科大教授,在我们这届学生毕业之前调到北京当了软件所的头。入所教育时,老冯痛说革命所史: “我们软件所对于中国软件的地位是什么呢?我们相当于延安对中国革命的地位。我们是中国软件的圣地!同学们一定要有远大抱负,不要辜负我们这块圣地!”很抱歉我辜负了冯美女的期望。不过我到今天还是没想明白为啥软件所相当于延安......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30日 14:50

中关村88号楼(一)

中国科学院的研究生,第一年集中在西郊的玉泉路研究生院上大课,从第二年起就分散到各所学习。于是我们计算口(计算所、软件所、自动化所、计算中心)的同学们搬到了中关村东站附近的中关村88楼宿舍。
 
这88号楼有来头。陈景润老师还没有发迹的时候,数学所安排他住在88楼的一个楼梯间(到我们搬进去的时候,楼梯间已经改造成了开水房,不能住人了)。据说陈老(那时还是小陈)就在这捉襟见肘的小屋子里演算了几麻袋的草稿,把歌德巴赫猜想的证明推进到了1加2。88楼对面以前是个女工宿舍,从小陈同学的楼梯间可以看到女澡堂。女工人们在洗澡的时候经常忘了把窗帘关紧,这样就影响......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04日 08:59

玉泉路(三)

说玉泉路是文化沙漠有点夸张了。铁建商场虽然没有吉他弦,但是有收音机!还是数字调谐的,就是有点贵,120元。我咬牙买了一台。此后北京众多的调频电台陪我渡过了不少欢乐的时光。作为一名伪文艺青年,我主要关心流行音乐,像张有待,陆凌涛他们的节目,成了我在玉泉路获取音乐信息的主要渠道。那时正是中国大陆流行音乐的井喷期,清新的如高晓松老狼郁冬,摇滚的如窦唯郑钧何勇,都常有新作问世,不断给我带来惊喜。
 
有次陆凌涛做了个访谈,雪村现场弹唱了不少自己的作品,有些是从来没有发表过的,或者是发表过的作品的私房版本。比如那首孙国庆唱红的《梅》,雪村唱的歌词有几句是不一样的:“你是否记......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23日 12:58

玉泉路(二)

我们在玉泉路除了吃吃泡面听听段子偶尔偷颗菜,主要精力还是在学习上的,尤其是英语学习。入学时英语有过一次考试,根据成绩分班。我因为有大学时考GRE的底子,按复试成绩可以免修英语。但是考虑到还要备考托福,不上白不上,我还是选了到高级班上课。事实证明我的选择无比正确: 开课后发现,高级英语班的王老师教学效果特别好,学生出勤率特别高。班上有位武大来的小张同学,以嗜睡症闻名。每天早上如果不叫他起床,张同学就会一直睡到中午。中午还不叫他起床的话他会睡到晚上。就是这样一位同学,在我印象里他没有缺过王老师一堂课。
 
因为,王老师是一位美女,年轻的。
 
据好事......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20日 22:56

玉泉路(一)

玉泉路,中国科技大学原址所在,位于北京西郊石景山区。科大五十年代在这里建校,到文革期间下迁安徽合肥,这片地划给了中科院高能物理所。后来中科院恢复研究生招生,高能所又把南边的一半地让出来,作为中科院研究生院的校址。94年秋到97年夏,我在中科院软件所读硕士,第一年在玉泉路上理论课,第二年起就和各所的学生一起被打散到实验室工作了,所以我在玉泉路的时间只有一年。但是这一年发生的事对我的人生至关重要。
 
话说94年的9月初,四川的天气还很燥热。我背着一个破牛仔包和那把从初中陪我到大学的红棉吉他上了火车。三十多个小时后,到达北京站。出站后到科学院接新生的点报了个到,取到了托运的行......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