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万战勇 > 中关村88号楼(四)

中关村88号楼(四)

大学同学老廖(就是常到玉泉路给我们普及黄夏留知识的表演艺术家)在中科院软件中心上班。老廖是个特立独行的人,进大学后和我一起从计算机系考进00班,和少年班一起上课,然后又在不到一学期后跟我双双退出。为此少年班的班主任肖臣国老师对我很有意见:他和老廖是胡建老乡,原指望老廖振兴中发,没想到老廖被我带跑了(这是老肖的想法,其实我很冤枉)。毕业时老廖本来是可以保送研究生的,但是他选择了放弃。工作之后,老廖也不安分,琢磨着自己写点软件快速致富。据他分析,办公无纸化是下一个热点,然而当时的市场老大微软不懂中国,他们的 Word 不支持很多中国特色的变态表格格式。以此为切入点,大有可为。于是他做了个中文制表软件,嵌在微软Word里面用,可以捣鼓出那些奇奇怪怪的格式,比如在一张表的左上角一格里画出两条斜线。老廖给我们演示,用他的软件可以轻松地制作名片:
 
爪哇国乌有市
皮包公司
吴友仁  先生
 
那时中国没有普及互联网,更谈不上网上应用商店,软件还是放在实体商店卖的。老廖把他的软件拷到三寸软盘上,装进塑料盒子,贴上一个软件名字的小标签,交给当时中国最大的正版软件零售连锁店“联邦软件”代售。事实证明市场对制表软件的需求没有老廖估计的那么饥渴,很长时间他都没有收到回款。老廖憋不住了,跑到“联邦”直接叫了个小姐(导购的),指着他的软件问这款软件卖得怎么样?小姐回答先生您问着了,这款软件卖得可火了,您要带一套吗?老廖一听,喜不自胜当场啪啪啪(拍手):嘿嘿,我就是作者。没想到小姐马上就变脸了: 这样啊,那你跟我们经理谈吧。
 
黄夏留文化传播积极分子老廖没有先富起来,遂转向以为中华之崛起而寻欢为己任。到了周末,他常伙同他的老乡,在北大读研的郭色同学到北京各大高校去猎艳,手法日益娴熟。郭色是有老婆的人,本应该贞洁自律的,但是他和实干家老廖泡在一起,互相 peer pressure,你侬我侬,很快两人就释放了真实的永久不变的人性。于是北京色狼圈又多了两位新秀。但是我要指出,老廖同学多情但不滥情,据我所知从来都是分时操作,没有出过同时交往17名女友服务器过载的事故。
 
有段时间老廖在林业大学泡英语角,看上了一位姑娘,回家想得睡不着觉,遂写了一首歌词《流浪歌手的情人》。(对的,跟矮大紧的重名。)写完之后,老廖捏着他的词,从健翔桥一路蹿到中关村我们宿舍,让我给配个曲子。为了解决哥们的饥渴问题,我把在中央音乐学院、人民音乐出版社买来唬人的作曲法、和声学、歌曲配器技巧等书搬出来,一字排开,现学现卖,用了两天的时间把曲折腾出来了。老廖听了,觉得够骚。于是跟我一起练唱了两遍,兴冲冲地拿着录音带跑了。过了两个星期,郭色来汇报: 姑娘听完老廖的现场版,激动得一拍即合,老廖革命成功啦!

上一篇系列目录下一篇
推荐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