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万战勇 > 中关村88号楼(五)

中关村88号楼(五)

三年级的寒假,在家里等到了印第安纳大学的电话面试。然后和其他申请出国的同学一样,陆续拿到了几所美国大学的奖学金和 I-20 表格。下一步就是办理出国手续。先是向教育局交培养费(大本五年每年2500元,研究生三年每年4000,一共要凑差不多25000元)。这个意思是说,党和国家养了我很多年,费了不少粮食才把小鸡喂成大鸡。现在毕业了,按说应该为国家多下几年蛋报恩,但是翅膀硬了想要飞到别人家去下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得先把饲料钱结清再说。我那时研究生工资加实验室津贴一个月是四五百,这两万五不是一笔小数。好在我在金马公司当了两年码仔,把这笔赎身费挣出来了。交完钱,再到软件所开介绍信证明本人没有反动言行,到公安局凭介绍信办护照,然后就可以到秀水街美国使馆申请签证了。此外还要转移档案到人才中心等等。整个过程下来,穿越了大半个北京城五六次,其中关键是要拿到软件所的介绍信。没有介绍信,护照免谈。
 
按我朝惯例,办事人大权在握,吃卡拿三斧头是少不了的。果然,所里管行政的老太对我打起了官腔,说什么所里龟腚除培养费外还要另外交一笔违约金,有几千块钱吧。至于这是谁定的规矩,啥时定的,文件在哪,那是不会告诉我的。这遮遮掩掩的样子,让我觉得其中一定有个大大的隐情。这钱不能交得不明不白啊,于是有一天我跑到所办去问老太规定的细则。正好碰到副所长四大美女之孙玉芳,我赶紧抓住老孙,问所里是不是有这个规定。老孙一脸蒙逼,说不清楚要查一下。
 
回到宿舍,比我早办出国手续的周卵同学给我支招,他也是被老太刁难,后来跑到老太家里送了几百块钱,她就不提违约金的事给他办了。我听完细思恐极,看来这一刀横竖是躲不过了。两害相权取其轻,我还是放点小血算了。于是在一个月黑之夜,我揣着个八百元的信封,开始了我人生第一次自残行贿之旅。
 
俺们读书人,没见过世面,这行贿的事情只是纸上谈兵,从来没有实践过,所以一路之上颇为忐忑。到了老太家,手足无措,顾左右而言他,半天入不了正题。半个多钟头过去,我看时间不早这么下去也不是个事,于是闭眼一咬牙,猛地掏出信封一记黑虎掏心塞在老太手上,嘴里含糊不清地嘟囔老师您为我们操心太辛苦了啊千万要吃点补品啊这点小意思去买鳖精啊啊~。这时我始料不及的事发生了,老太居然一招潜龙勿用把信封又给我推了回来,一边推一边说年轻人出国深造是好事啊所里怎么会难为你们呢你们现在还没挣到钱等以后挣钱了再关心老师吧。这可把我吓坏了。早就听说过行贿有技巧,书呆要谨慎,难道是我推送的姿势不对?还是老太经验老到一摸之下就知道信封的斤两嫌太少?这如何是好?电光火石之间不容多想,我赶紧使出亢龙有悔化了她的来势,再出一招翻手为云把信封又从侧面顶了回去: 哎呀您真是好老师我要不表示一下爱戴真是太不好意思了这您还是收下吧啊啊~。
 
N个来回之后,老太看我还是不开窍,只好明说:“小万啊这个违约金的事我们就不要提了。钱你不用交了,你也不要到所里打听这个事。影响不好你知道吗?”好似平地一声雷,我豁然开朗了: 老太打着所里的旗号收违约金,上面是不知道的,钱都进了小金库。老孙一过问,老太怕了,赶紧金盆洗手。老孙啊我的好玉芳,多亏你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正确的地点,让我问了正确的问题,省了俺800元啊!
 
我离开软件所后,老孙下海创办了中科红旗公司,捣鼓红旗 Linux 操作系统,不幸积劳成疾,在2005年1月突发脑溢血去世了。孙老师您走好。(待续)

上一篇系列目录
推荐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