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万战勇 > 我怎样做青年的思想工作

我怎样做青年的思想工作

我小的时候,第一恨的人是邻居李二娃,因为他力气比我大还老是欺负我。后来他偷着下河洗澡淹死了,我也失去了仇恨的目标。然后我上学了,政治老师很快接了李二娃的班。我发现他们不分男女老嫩,长得好看与否,共同点是会用各种不知所云的动词大词(高举、深入、旗帜鲜明、坚定不移、伟大、崇高、螺旋式上升......)对我长期折磨。每次政治考试前背书的时候,我都悲伤地想如果有一天我因为不及格抑郁了,一定要找个政治老师同归于禁。
 
因为有这个经历,我一看见做政治思想工作的就尽量绕道走,怕万一碰上了一言不合引爆了我的小宇宙,后果很严重。后来年纪大了,平和了很多,见了三观不合的人也不会当面撕了。更重要的是,我见识过了一些搞思想的能人,发现这事其实也可以很美好,可以陶冶情操寓教于乐。我消除了对思想工作的成见,甚至自己开始扮演起了家里几个娃的思想教育工作者角色。
 
在美国生活了快二十年,发现这个国家思想战线的争斗还是挺激烈的。虽然矛盾还没有激化到不可调和的地步,各种令人头大的问题也是层出不穷。具体到这两年,关于教育平权、恐怖袭击、难民引进、强制健保、税率调整等等,大家众说纷纭,吵吵得不可开交,想躲都躲不开。以前说华人不关心政治,现在看来我身边的很多华人朋友的参政意识和能力都在不断上升,大家在一起的话题也从吃喝玩乐更多地转向了社会时事。这是可喜的事。虽然我们现在经验还不甚丰富,假以时日技巧只会更加纯熟,维护起自己的权益来会更加得心应手。
 
美国作为一个移民国家,总体来说宽容度还是很高的。我在这里得到了很多机会,免费读了学位,找到了还不错的工作,还当了美国人的爹。对此我心存感激。不过凡事没有完美版,亚裔做为根基较浅的少数民族,在政治生活中还没找到自己应该有的地位。前不久有人在YouTube上找出来一个叫YG的美国混子写的一首歌,用说唱的形式讲授入室抢劫的分解动作,指名道姓要对华人社区下手。这种明目张胆针对某一种族的暴力威胁显然不是一个正常社会应该纵容的。作为受威胁的一方,华人当然不爽。于是很多朋友站出来发声,对这种行为叫停。在民主社会里,自己的权益就要自己争取,忍辱负重只能换来更多的辱和更大的重。
 
因为我平日喜欢搔首弄姿捣鼓个酸曲啥的,有朋友怂恿我写首歌还击一下。我想骂人不是我的强项,而且骂来骂去有自降身份之嫌,不如以这件事作为契机,激励华人参加社会活动更有意义一些。这种鼓动性的歌曲,以说唱为形式比较合适。说唱当中,我个人比较偏好郝雨(就是唱《校园自习室》的那哥们儿)的风格,笑点不断,回味悠长。所以,我的初步计划是整一首类似风格的歌曲。对了,郝雨自己就是在大学做思想政治工作的。
 
我是在一个星期四晚上临睡的时候开始构思的。自己没有倚马可待一挥而就的才气,只会愚公写歌。刚开始,是有一些小灵感和零碎的想法。我先让它们在头脑中碰撞,引发更多的想法。但是我没有马上记录下来,因为当时还没有装来自安徽合肥中国科技大学的讯飞语音输入法,边想边记录的话会打断思路,得不偿失。结果,我想着想着就睡着了,睡着了还在迷迷糊糊地想。第二天上班之前,用了一个多小时,把这些想法赶快大致写下来,因为我的短期存储半衰期只有一天。
 
晚上把孩子哄睡着了,开始整理这些素材。从篇幅上看,已有的歌词只有最后成品的1/3左右,而且狼奔豕突神出鬼没,缺乏内在的逻辑。所以花了很大的力气调整它们的顺序,把漏洞补上,扩充到最后的篇幅,再改进句子的韵律,中间忍痛扔掉了不少单独看起来不错,但是和整体不协调的材料。从八点多到夜里两点,基本上搞定了。到目前为止,主要是在搞歌词,没有怎么考虑音乐。
 
第二天早上,我送儿子去他的乐团排练,有两个多小时的时间。我带上笔记本电脑,等他的时候在车上把这首歌的配乐和录音做了。因为是说唱,主要琢磨的是律动,对旋律的要求不高,操作起来比较简单。我用的是苹果公司自己出的 Logic Pro X 录音软件,两百美元一套,功能多得用不完。如果要省钱,也可以用 Garage Band,基本上是 Logic 的简化版,免费。
 
第一步,用软件自带的鼓手功能,编了一轨 Hip-hop 风格的鼓。然后我选了一个听着比较顺耳的合成器音色,在电脑键盘上弹了四个小节的旋律,复制剪贴,不断重复。简单吧。不过,说唱再不讲究旋律,从头到尾就四个小节也难免单调。所以换了一种音色,在高潮部分又加了一轨不同的旋律。接下来,配合旋律的进行再加了一轨贝斯,也是用键盘弹的。
 
录唱(或者应该说录说)的时候,我是戴上耳机听伴奏,因陋就简用笔记本的话筒录的。戴耳机是为了防止伴奏的声音再被话筒录一遍,那样音质就破坏了。念歌词虽然没有音准问题,对节奏感的把握要求相应更高。而且那种不歇气的唱法,很容易让人晕倒在思想战线上。我水平低,只好祭出作弊大法,把全歌掰成一小段一小段,录好再拼起来。就这样每段还得录好几次取最大值。要是唱现场,我得要再练几个月。以前我做的说唱,多少还是有一部分唱的。这次时间紧任务重,干脆就从头说到尾了。
 
到儿子排练结束的时候,我急功近利的歌曲录音已经完了。回到家,用 Google Slides 把歌词做成幻灯片。再在后台放录音,前台给歌词翻页,用 Quick Time 的录屏功能把幻灯片录成视频。录好后,把这段无声的视频和原始录音文件导入到 iMovie,对齐,再掐头去尾删掉不需要的部分,配乐视频就做好了。然后,上传到视频分享网站 YouTube 和优酷,再在博客和朋友圈、微信群发布出去,请朋友们帮忙传播,鼓励华人参加社区活动。掐指一算,一共花了十几个小时的时间。
 
这就是我怎样做青年思想工作的。
 
(《该咋办》歌词优酷视频YouTube 视频
 
 
推荐 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