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本连载小说全部创意、文字由老万手工完成,全部插图由老万用 Midjourney AI 绘制。

往期内容回顾

点击章节标题阅读内容:

第一章 - 负芨西洋 贵阳来的老刘大学毕业后去美国读博,毕业前打算找个做教授的工作。

第二章 - 欲寻教职 老刘拿到大学聘书后又改了主意,想去公司找工作试试。

第三章 - NB面试 老刘完成了西雅图 NB 公司的面试。

第四章 - 相亲未果 老刘回国相亲铩羽而归,但认识了同学冯丽萍的闺蜜林依。

第五章 - 情网难逃 老刘和林依开始交往,二人关系得到了蔡大妈的认可。

第六章 - 初入职场 老刘被分到一个和专业不对口的安装器小组,从老兰那里了解到项目变动的真相。

第七章 - 晴天霹雳 老刘向同事卢卡和老兰学习了 NB 公司的分工方式和开发流程。国庆节后,蔡大妈查出癌症。

第八章 - 背水一战 老刘得知蔡大妈得了癌症,和林依一起计划治疗方案。

第九章 - 一地鸡毛 各家有各家的烦恼,冯丽萍家也是一地鸡毛。老刘在回美国的航班上遇到传教士老约,原想他能帮自己找到内心的安宁,不想却是个神棍,烦不胜烦。

第十章 - 主动请缨 老刘发现系统重构可以大幅提升开发效率和系统可靠性,便主动承担了这一工作。他跟小林通话时只关注母亲的病情,忽视了她的感受,惹恼了小林。老刘在组会上汇报了自己的系统重构工作,不想老板丹尼尔并未赞赏。

 

第十一章

老刘的老板丹尼尔是个中年白人,个子高,屁股也大。老刘走在丹尼尔后面,没法不看见他的屁股一左一右晃着。丹尼尔身子跟着屁股,一会儿左倾盲动主义,一会儿右倾投降主义。老刘看着这两股力量交替占上风,亦步亦趋跟老板进了办公室。丹尼尔把门关上,从裤兜里掏出黑莓手机往桌子上一扔,说:

“我们两个来开个会。”

老刘有点不知所措,不明白老板找他是什么意思。刚才在组会上,老刘汇报了自己近期工作的进展,自认讲得不错。感恩节后,大家大多在休假,老刘趁着干扰少,优化了整个安装系统的设计,又把这个想法实现了一大半,眼看就要顺利收工了。丹尼尔听了,却没有表现出应有的兴奋。

老刘正出神,丹尼尔说:

“你读过希腊神话吗?”

老刘一惊,想:怎么回事?莫非老板看见卢卡桌子上的《神话时代》游戏,怀疑我也上班时间打游戏了?

“略知一二。”

丹尼尔又说:“那你知道伊阿宋和金羊毛的故事吗?”

老刘:

“没听说过。”

丹尼尔就说:“那我正好给你讲讲。伊阿宋是忒萨利亚王子。他爹的王位被他叔叔珀利阿斯篡了,伊阿宋就去跟叔叔讨要王位,叔叔说:你要是取到科尔喀斯的无价之宝金羊毛,就把王位给你。金羊毛有毒龙看守,寻宝人全都有去无回,叔叔是想借刀杀人。伊阿宋也不是吃素的,他知道不能单干,就召集了一群英雄,造了一艘大船“阿尔戈”号,乘着这船去找金羊毛。”

又说:

阿尔戈号上有力大无穷的赫拉克勒斯、有著名歌手俄耳甫斯、有宙斯的儿子卡斯托尔、有海神波塞冬的儿子奥宇弗莫斯。”

这斯那斯,老刘记不住这许多“斯”,只想老板快点讲完。

丹尼尔又说:

“英雄们各有所长,他们在旅途中面临了许多挑战,有强大的海怪,有巨大的自然障碍,有神秘的魔法。”

老刘想:听起来这就是希腊的《西游记》,或者说是《希游记》,一个取经,一个取金羊毛。

丹尼尔又说:

“一天,一群水妖唱着歌引诱他们上岸,大家都着了道,只有音乐人俄耳甫斯保持清醒,用里拉琴奏起一首曲子,乐声像水一样起伏,压住了水妖的歌声,大家才幡然醒悟,回到原来的航向。”

又说:

最终,阿尔戈号的英雄们全力合作,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务,取得了金羊毛,安全返回。”

老刘听完故事,不知老板到底是何用意,呆在那里。丹尼尔停了下来,轻轻转动着老板椅,显然对自己讲故事的本事非常满意。他在等老刘开悟。等了半晌,不见老刘有反应,只好说:

“你看,我们安装器小组就好像是阿尔戈号。我们的目标是按时发布产品,这就是我们的金羊毛。船上每个人要是不听指挥,不全力合作,就成了一盘散沙,干不成事。”

又说:

“劲要使在前进的方向。要是一听水妖唱歌就想上岸,就完了蛋了。”

老刘好像有些明白了:老板莫不是在说自己重构系统是被水妖吸引偏离了正道?不得不说,这比喻实在是不伦不类,从何说起?但老刘也知不可跟老板正面硬刚,只能试着解释:

“丹尼尔,我想为组里扫清一个障碍,以后大家前进起来会更快一些。”

丹尼尔摇了摇头:

“立强,你知不知道我们组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什么?就是及时找到金羊毛。明年二月以前找不到金羊毛,全部努力都白搭。你觉得你是在改进系统架构,但那是必须的吗?你知不知道我们的任务有多紧急?现在是锦上添花的时候吗?”

又说:

“你刚从学校出来,还需要学习如何专注于工作中的重点,有不明白的多来问我。你是年轻人,做事有冲劲,但是你,”

丹尼尔顿了顿,说:

“不够圆润。”

老刘想:中国有句话叫磨刀不误砍柴工,丹尼尔看来没听过。自己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原指望借此一战可以扬名立万,成为大家眼里的盖世英雄,没想到演成了大话西游的至尊宝,像狗一样离场。可现在正是重构的关键时刻,80%都已做完了,要是突然叫停,系统就会卡在一个青黄不接的状态,比未改之前还要糟糕。

老刘就问:

“我都快做完了,能不能先做完再说?。”

丹尼尔又摇头:

“我们不能被沉没成本牵着鼻子走。来考虑一下怎样收尾才能尽量减少损失。”

老刘想:明明是改进,怎么就说成了损失?

丹尼尔:

“你能在两天之内把剩下的部分重构完吗?”

老刘一听,连忙点头:

“保证完成!”

心想:我就是不吃不喝,24小时住在公司也要把这事干完,不然这个把柄就算是被丹尼尔拿捏实在了,从此别想在公司抬头。

丹尼尔:

“好吧,两天之内解决问题,然后赶紧专心做分配给你的任务,不要影响了系统的发布。”

停了停,又说:

“公司有没有亏待你?”

老刘一愣,不知这唱的是哪出戏,说:

“没有。”

丹尼尔:

“说得好。你看,今年经济不景气,公司还是给了你offer。你刚上班母亲就病了,公司还是批准了你的休假。我刚才跟你说这些你可能会不高兴,但这都是为你好,你要体会公司的良苦用心,不要幼稚地把情绪带到工作中来。好了,要是没什么问题,你可以走了。”

~~~~

老刘离开丹尼尔的办公室,说不出的憋屈,想了又想,还是气不过,便去敲老兰的门。老兰正读邮件,一看是老刘,便起身说:

“走,咱哥俩去散散步。”

老刘想:办公室里说话确实也不方便,要是让丹尼尔看见他跟老兰用中文交头接耳,十有八九会怀疑他在背后嚼舌头,恐怕对老兰不利。

两人便避开丹尼尔的办公室,从另一侧的楼梯下了楼。老兰说:

“是不是因为今天汇报工作的事啊?”

老刘:

“你都看出来了?”

老兰:

“那还用说,丹尼尔就差把‘不爽’俩字儿直接贴脸上了。”

老刘:

“是啊。好心为公司做事,按说是帮他排忧解难了,他不叫好反倒挑三拣四,说我跟组里不齐心协力,工作抓不着重点。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又把老板跟他的对话复述了一遍。丹尼尔讲的故事里许多名字,老刘只记得伊阿宋和金羊毛,其它就一笔带过。

老兰:

“老刘啊,记得你刚进公司时我跟你说过的话吗?在公司,老油条都知道逢人只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别人跟你说的未必是假的,但也未必是全部真相。就拿丹尼尔来说吧,他有的意思直接跟你讲了,还有一些恐怕尽在不言中,要靠你从字里行间去体会。”

又说:

“你可以把老板的话想象成一座冰山,你看见的只是水面上的一小部分,真正的大头都在水下,看不见的。“

老刘这才反应过来:

“师兄,这么说,重点不是我没有跟集体齐心协力抓重点?”

老兰点点头:

“我看他想说大家都得团结在伊阿宋的周围,谁是伊阿宋不是明摆着的吗。”

又说:

“以我的经验看啊,老弟你今天有点让老板下不来台。你想,他带团队一年多了没有解决这个问题,你一个新员工过来几天就搞定了,不是显得他无能吗?”

又说:

“老板是赶车的,我们是拉车的。定位不要搞错。这件事要不要做,什么时候做,丹尼尔说了算。领导的工作是做决定,你替他做了决定,还要他何用?”

老刘听得汗都出来了。

老兰:

“当年韩信帮刘邦打下了江山,功高盖世,但他没有急流勇退,搞得刘邦怀疑他造反。结果自己被杀了不说,还连累三族都被诛了。什么叫功高震主?这就叫功高震主。”

至此,老刘汗毛倒竖。自己做事光考虑技术,忘了想会不会让别人丢脸,尤其是会不会让老板丢脸。要不是老兰指点,活不到第一次述职报告。

想到母亲蔡大妈让他出国是因为他处理不好国内的人际关系,老刘悲从中来:

“还以为美国职场没有政治,做好技术就行了,没想到天下乌鸦一般黑。”

老兰:
 

“有人的地方就有政治。你也不要太悲观,NB 的经理不都是这样鼠肚鸡肠。只不过没搞清楚情况之前,不要挑战人性。”

老刘:
 

“那咱们还能不能做事了?”

老兰:

“做事可以,但是要让老板觉得是他的点子,把你想做的事变成老板想做的事。下次再有这种情况,你可以先跟丹尼尔私下聊一聊,讲讲你看到的问题,再装着六神无主的样子,问他有什么好法子。比如谈到模块的结构,他多半会说‘倒是可以考虑一下重构系统。我们以前也是想过的,只是人手紧,一直没时间做。’这时候你就要做出五体投地的样子说:我怎么没想到呢?原来这个系统设计还可以有改的机会啊。丹尼尔听了一定十分受用,因为你先恭维了他领导有方。”

老刘听到这里,不由点头。他觉得有首歌词用在这里十分妥帖:NB 的山路十八弯,NB 的水路九连环。老兰又说:

“见他高兴了,你再趁热打铁说:‘正好这几天我工作任务没有那么重,我估摸着这个事情我可以试着做一下,差不多要两个星期,完了就做其它工作,不会影响进度,以后别人进度也会更快,你觉得怎样?’这时候丹尼尔万万没有说不的理由,就跟你绑在一条船上了。你做好了,他可以摘桃子,你也能分到执行的功劳,你做砸了,他也不好说你,因是他拍板的。明眼人也都知道是你在背后推动这个事情,丹尼尔不过是顺水推舟借坡下驴。这样各取所需,事情就办成了。”

老兰一番话,老刘醍醐灌顶。公司里做事的学问真是不容小觑啊,学不好人就废了。这么重要又紧急的事,以前怎么没人提醒呢?

~~~~

老刘不爱说话,因他觉得说了就要兑现,要是没有把握,宁可不说。既然跟老板打包票两天把系统重构完,他跟老兰散步回来马上就回自己办公室开干。到下午两点多,老刘发现自己还是想简单了。原以为上星期已做了80% 的事,剩下的一天半就该做完了。谁知事情越往后越难,剩下的 20% 倒可能要 80% 的时间。

自己揽的活,含着泪也得干完。老刘无法,只得把情况跟卢卡和老兰讲了。疾风知劲草,患难见真情。又云:亲不亲,阶级分。卢卡自认是来自社会主义阵营的阶级兄弟,老兰自认是老刘的大哥义不容辞要罩着小老弟,两人二话不说放下手头的活就去帮老刘。

五点多,卢卡老兰都下班走了。老刘一看今天的进展,照这个速度不加班是不行了,只好留在公司继续把代码摆放整齐。这时候便显出了单身的好处:没有人在乎他回不回家。

为了提神,老刘戴上耳机听 CD。自从跟林依谈恋爱,老刘林忆莲就听得多了,以前厌烦的林依轮也觉得可以接受了。老刘听林忆莲,不在乎她唱的是什么,只在乎唱歌的人。但今天,老刘特别选了一首《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

听完林忆莲,又放许巍的《两天》,不为其它,只因它神奇地写出了老刘此刻的心情:

我只有两天
我从没有把握
一天用来希望
一天用来绝望

夜里 3 点多,老刘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到 4 点多又醒了。他揉揉眼,起身去厨房拿不要钱的咖啡。他也知丹尼尔未必会在说好的时间检查进度,但老刘不想给丹尼尔任何机会抓住把柄。

就着咖啡,老刘继续搬代码。CD 换成了罗大佑的《未来的主人翁》,老罗的破锣嗓子在一遍一遍重复:飘来飘去,就这么飘来飘去。飘来飘去,就这么飘来飘去。老刘也把代码挪来挪去,就这么挪来挪去,挪来挪去,就这么挪来挪去。

上一次这么拼命是什么时候?老刘想不起来,只知道高考时肯定没有,读博士时没有,给蔡孃孃查肝癌资料时也没有。

上午十点多,卢卡来上班,见老刘一夜没回家,气得阶级情感上了头:

“操,伙计,这资本家太他妈变态了,太他妈变态了!”

晚上,老刘又留在公司加班。星期三上午,两个西雅图不眠夜之后,老刘把系统重构好了。提交完最后一个改动,老刘跟卢卡和老兰击掌庆祝,又给丹尼尔发了一封邮件,再敲开丹尼尔的屋门:“老板,我做完了。”

丹尼尔愣在那里,不知该不该 Woo-hoo。他没料到老刘真的能按时完工。老刘昂首走出丹尼尔的办公室的时候,朝阳正穿过走廊,这感觉好极了。

~~~~

贵阳李记花溪牛肉粉店的老板李志健最近比较烦。三天前,他跟老婆冯丽萍吵了一架。事由是老李的发小顾大头从广州回贵阳,叫他去卡拉 OK,老李不好不去,毕竟有些生意上的事以后会仰仗老顾。只是时间不凑巧,女儿李窈发烧还没全好,丈母娘又去了海南旅游,家里没人带孩子,除了小冯。小冯不乐意老李出去应酬,老李却觉得这生意上的事也是为了这个家。但这道理跟小冯说不清楚。一气之下,老李摔门而出。人是走了,麻烦却种下了。

老李晚上 11:30 回到家,女儿已经睡了,冯丽萍也睡了,却把卧室门从里面锁了,老李敲不开,只好一个人去睡了沙发。早上起来,老李给小冯和窈窈煮了四个荷包蛋,要和好的意思。冯丽萍起来,对餐桌上的荷包蛋视若不见,自己用微波炉去热馒头。老李有些尴尬,说:

“丽萍,还生气呢?事都过了。”

冯丽萍转过身不说话。老李又说:

“你不是爱吃荷包蛋吗?我还放了醪糟。”

冯丽萍不说话。老李:

“你昨天晚上睡得好吗?”

冯丽萍不说话,把馒头抹上豆腐乳吃了,又去给女儿做鸡蛋羹。老李叹了一口气,出了门。

接下来三天,任老李说啥,小冯一言不发,这让老李堵得十分难受。以前吵架,过一夜气就消了一大半。若是两人大吵大闹一番,气发出来事情许就好了。现在这样算怎么回事?两人结婚四年来没闹这么僵过。

老李不明白,一件小事怎么就闹到这个地步?不就是出去见个朋友吗?孩子的病也快好了,小冯在家里也不是不能自己应付。等顾大头走了,老李再陪娘俩好好散散心吃顿饭,有啥不行?偏小冯这次跟他不依不饶,老李一筹莫展。

第四天头上,老李又到店里,先去后厨查看当天进的食材,跟师傅老张交代了几件事,又去大厅看服务员小吴来了没有。小吴叫吴彩玲,经熟人介绍一年多前到老李店里干活。吴彩玲虽读书只到中专,但做事把细,没出过什么差错,外加人勤快,模样也周正,熟客喜欢跟她聊个家常,生意就做活了。有时老李跟小冯忙起来,就把店里的事交给小吴打理,也都放心。要是小冯母亲贺孃孃有事,小吴有时也帮着照看一下李窈。李窈认生,但不怕小吴,管她叫吴阿姨。

小吴正拖地,见老李来了,说:

“老板,这两天冯姐咋没有过来呀?”

老李:

“窈窈病了,她忙家里呢。”

小吴就说:

“等下了班,我上你家去一趟,看有啥能帮上忙的。”

老李忙说:

“没事没事,你忙你的,我们自己可以应付。”

到晚上10点,米粉店打烊了,老李跟老张和小吴说:你们先走,我还有点事。老张说老板明天见,就骑自行车走了。小吴等老张走远了,才说:

“老板,真的不要我帮忙?”

老李:

“真的。你回家休息吧。”

小吴才磨磨唧唧出了门。

老李锁上店门,从柜台里拿了一瓶习水大曲,又到后厨取了一碟油酥花生米,一盘卤牛肉,坐下自斟自饮。这几天老李心里憋屈,却不知向谁说。他朋友虽多,但都是生意上的。别的事可以跟朋友聊,跟老婆闹别扭不能聊。聊了不但没面子,天晓得会不会被哪个小人钻空子把小冯拐跑了。是以,老李一个可以说这事的朋友都没有,只能一个人喝闷酒。

喝酒这事讲个兴致,兴致好了,千杯不醉,反之一口也能晕。因是闷酒,老李三杯下肚就开始晕乎,半小时后,趴桌子上睡着了。迷迷糊糊感觉小冯来了,老李就说:丽萍,我错了,我不该动手推你,我该在家里陪你。我该给顾大头打个电话解释一下,下次再陪他。冯丽萍一笑,忽然不见了。老李四下寻找,不见小冯,心里一慌,跌坐在地上,身上一阵冷,眼里流出泪来。冯丽萍忽又出现了,还给自己身上盖衣服。老李一激动,撑起身子,冯丽萍的影子突然褪去了,眼前却是李记牛肉粉店的大厅,还有一个年轻女子站在那里。老李吓了一跳,仔细一看却是小吴,不知何时回来的。才知刚才做了个梦。小吴见老李醒了,说:

“老板,我刚才钱包忘在店里了,回来取包,看到你一个人在这儿睡着了,没事吧?”

老李尴尬了,忙把脸上的泪擦了,说:

“没事,想我妈了。”

这个谎撒得有点生硬。若是想妈,何不回家想,还能让老婆安慰一下?

小吴叹了口气:

“老板,这么晚了还一个人喝闷酒,恐怕还有其它心事吧?我反正也没事,不如陪你喝两杯。”

说着,就要在老李对面坐下。

老李吓了一跳:“不用了,我这就走。”

(待续)

~~~~~~~~~~

猜你会喜欢:

谷歌新语言 Carbon 能干翻 C++ 吗?- 深入浅出分析 Carbon
 

程序员护发秘籍 - 掌握这些工作技巧,包你不脱发
 

程序员的核心技能 - 以脱口秀的方式讲解程序员最重要的技能

如何做出保鲜十年的软件 - 老码农冒死披露行业内幕系列
 

dongbei 语言满月记事 - 一种基于东北方言的娱乐式程序设计语言

我在谷歌弄啥咧之十四 - 拿奖到手软

~~~~~~~~~~

 

话题:



0

推荐

老万故事会

老万故事会

156篇文章 18天前更新

老万,基层程序员。智商配置一般,主频较低,小内存患者。文化程度介于《知音》和《故事会》之间。偶尔写几个字,发在财新和微信公众号“老万故事会”(laowangushihui)。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