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老万故事会 > 【老万】韭菜的胜利?

【老万】韭菜的胜利?

来自吉尔吉斯,啊,不,是美国麻州一个十万人口小镇布洛克顿(Brockton)的青年吉斯吉尔(Keith Gill)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在 34 岁那年成为整个互联网的名人。
 
他已婚已育。在出名之前是卖保险的。吉斯喜欢把自己打扮成摇滚青年的范儿,头上扎起红色发带的时候,跟年轻时的枪炮玫瑰乐队主唱爱克瑟罗斯(Axl Rose)有几分神似。他爱好跑步,上大学时是田径运动员。
吉尔吉斯粉丝给他画的像
 
前几个星期,这个普通人带领一群散户,把一支股票价格推得节节高升。他个人花几万美元买入的股票,变成了三千多万,目前已经套现了其中 1380 万美元。
 
在这个过程中,他还把几家对冲基金杀得血本无归。
 
~~ 咋回事 ~~
 
我们来看一看这是怎么回事儿。
 
游戏驿站(GameStop)是美国一家卖实体包装电子游戏的实体连锁店。去年,在疫情和在线游戏销售的双重冲击下,它的业务节节败退,已经快要洗洗睡觉了。
 
这时,神奇的事发生了:它的股票(GME)在夏天还是 4 块钱一股,到年底涨了 5 倍,成了 20 块钱。再过一个月,又涨了 15 倍,变 300 多块钱了。这时它市值达到两百多亿美元,乌骨鸡摇身变成了凤凰。
 
是他们公司的业务起死回生了吗?不,是因为吉斯吉尔发现了一个百年不遇的机会,登高狂呼“买它!买它!”,硬把股价抬上去了。
 
他发现:GME 股票被大量做空,做空的数量甚至超过了这支股票的总数。
 
~~ 聊聊做空 ~~
 
等等!啥叫做空?
 
做空,英文叫 short,就是通过赌一家公司的股票以后会下跌来赚钱。
 
我们一般的投资,是买入一支股票,等以后价钱涨了再卖出去,就赚到钱了。
 
但是有人不满足于只在股票上涨的时候赚钱。他们想在股票下跌的时候也赚钱。
 
这怎么可能呢?
 
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问题多。
 
在股市赚钱,除了分红,靠的是买低卖高。要是股价往下走,先卖后买不就可以了吗?
 
要是手里没有这支股票怎么卖呢?难道眼睁睁地看着它下跌吗?
 
不!“做空”这个金融工具被发明了:要是你没有一支股票又想卖它,可以跟有股票的人借啊!
 
比如,一支股票现在每股 100 元,赵某借给我们 200 股,说好以后再还他 200 股,两不相欠。当然,不能白借,在把股票玩毕归赵之前,我们得给赵某一些利息,比如每股每月 2 元。
 
这 200 股借到之后,我们卖掉换回来两万元。
 
一个月后,天遂人愿,股价腰斩变成了 50 元,我们再用一万元从市场上买回来 200 股还给赵某。刨去 200 元利息,我们还是赚了 20000 - 10000 - 200 = 9800 元。
 
这种骚操作,就叫“做空”。今天这已经是股市的一个常规操作了。
 
名词解释:做空,就是投资者从别人那儿借来股票卖掉,以后再买回来还给别人。只要买入价低于卖出价,就可以赚取差价。
 
如果一家公司被大量做空,通常情况下会打压它的股价。因为做空传递了一种信息,就是这家公司不行,大家都不看好。消息传开,投资者就会丧失信心,抛售止损,造成股价下跌。这种情况下,做空者就可以挣到钱。
 
也就是说,说你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
 
听起来很邪恶。但实际上,如果有人大量买入(做多)一家公司的股票,也会造成光环效应,让人觉得这家公司很有前景,投资者的信心上升,从而让它的股价涨得更高,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
 
所以,做空和做多,通常情况下都属于正常操作,没有邪恶和高尚之分。
 
何况,做空者的运气也不总是那么好,要是股价不跌反升就惨了。比如,在前一个例子里,要是过一个月我们借的股票涨到 200 元一股了。这时我们忍痛花四万元买回 200 股还给赵某,净亏两万元(忽略利息)。
 
要是这是一支妖股竟然涨到 2000 元一股,我们就得花四十万才能买回 200 股,血亏。
 
理论上说,股票的价格是没有上限的,所以做空的损失也是没有上限的。这就是做空的恐怖之处。
 
~~ 啥时要还 ~~
 
那么,要是股价涨了我们可不可以先不还呢?说不定过两年这支股票又跌下来了?
 
想得挺美。这么做,除了要不停付利息外,还有个小问题:借股票给我们的赵某,随时有权把股票要回去。
 
现实中,这个情况不常发生,因为我们一般不是向个人直接借股票,而是通过某中介机构。机构是靠服务挣钱的,要是它动不动就收回通过它借出的股票,大家就会觉得,跟它玩真没意思,还是换一家吧。这样机构就挣不到钱了。
 
何况机构借给你股票还可以收利息,何乐而不为。
 
不过,机构的耐心也是有限的,不能任你找借口把还股票的日期推到地老天荒、海枯石烂。为了保证以后不赖账,在借股票之前你得先把一部分资产抵押给借给你股票的机构,叫保证金。
 
要是股价蹭蹭蹭地涨,到了一定的程度,你的保证金快不够了,借出股票的机构可以强行用你的保证金从市场上买回股票,你的损失就坐实了 -- 这个是合同里讲好的。做空者碰到这种情况,纵然心里淌血也只能愿赌服输,无 fuck 说。
 
我们设想一下,要是一支股票有很多人做空,然后价格高涨。这时候大量的做空者或者被迫忍痛高价买回股票(不然以后可能涨得更高更痛),或者被机构强制用保证金买回股票。于是市面上出现了大量买入的需求。
 
我们知道,供不应求价格就会上涨。所以结果就是股价涨得更高,对还没有买回股票的做空者造成更大的压力,让他们被迫补进更多。这种现象,就叫“轧空”(short sqeeze)。
 
用控制论的话说,股市是一个自带正反馈(虽然名字里有“正”,不是啥好事)的不稳定系统。
 
想靠做空挣钱,做的是刀头上的营生啊。
 
~~ 做空 140% 是咋回事 ~~
 
前面说过,GME 股票被做空的数量超过了这支股票的总数(实际是股票数的 140%)。这怎么可能呢?上限不应该是 100% 吗?比如一共就一亿股,怎么可能借出去一亿四千万股?莫非有人一女许二夫,把同样的股票同时借给好几个人?
 
其实,在现行的做空规则下,即使大家都不作弊,也有可能出现做空数超过股数的现象。
 
我们来看看下面这种情况:
 
路人甲借出 100 股给匪兵甲。
 
匪兵甲借股票,是因为他觉得这个股票以后会跌,到时候他再低价买入还给路人甲,就可以赚取差价。所以他做空,把借来的股票高高兴兴地卖给路人乙。
 
路人乙左手接过股票,右手又把它们借给匪兵乙。
 
匪兵乙也不看好这支股票,所以他也做空卖掉了(要不他为啥要借呢)。
 
看到没有:在上面的例子里,每个人都是遵纪守法的良民,但是这些股票被做空了两次,所以出现了 200 股的空头。
 
而且,这样的转借链没有上限,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传下去。所以,做空的股数完全可以超过真实的股数,没有上限。
 
细思极恐。
 
要是出现股价上涨引发轧空,做空量大的股票是不是会受到更大的压力(有更多做空者急着要买回),上涨更快?
 
我们可以用脚趾头想一想,没错就是这个道理!
 
所以这次碰到轧空,大力做空 GME 的 Citron 和 Melvin Capital 公司都真的吓尿了。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这一次他们玩过火了。
 
那么我们来问了:这种股票不停的转借是合法的吗?
 
在美国股市上这是合法的。也许它不应该合法,但是至少目前没有法规禁止这种行为。
 
不过,这种情况虽然理论上存在,实际很罕见。所以说这次吉斯吉尔抓住的机会是百载难逢,很难复制。
 
~~ 吉斯吉尔的神操作 ~~
 
吉斯吉尔具体是如何把游戏驿站股票拉高引爆轧空的呢?我们必须要了解一下号称美国知乎的 reddit 网站。
 
这个网站有个论坛,叫做华尔街赌注(WallStreetBets)。最近几个月,上面有个家伙,网名叫“深发展”(DeepFuckingValue,DFV)的,反复晒他游戏驿站的仓位,祥林嫂式唠叨他如何看好这家公司。
 
DFV 就是吉斯吉尔。
 
这个华尔街赌注是一个什么场所呢?上面充斥的都是一些鼓吹一夜暴富的帖子。他们的投资策略不是我们传统的分散风险,买指数,投长线,平安退休安度晚年。
 
他们想的都是不成功则成仁,一夜暴富。
 
当然,自己必须成功,一定会成功,绝对不会不成功。
 
他们会把全部的财富,包括老妈的毕生储蓄,投入一支个股,希望有一天起飞,带他们上天。比如这样:
“我爷爷说我不到一年就会嗝屁。七个月过了,我的股票涨了1500%。”
 
在这个论坛上,长期霸榜的是暴富的神话。如果有人晒出血亏的成绩单,那一定是他学艺不精不值得同情。
 
长期在这个论坛上混的人,难免不被这种气氛刺激,幻想自己会成为下一个一飞冲天的人。很多帖子里面,都放上了一堆小火箭:
他们有一个 007 电影标题式的口号:YOLO(You only live once,你只活一次)。
 
在通常情况下,他们会死得很难看。但是这一次机缘巧合,GME 的做空者被他们逮个正着。DFV 的帖子感召他们团结起来,通过只买不卖,把价格炒起来了。比如这样:
满坛都是这样号召大家别卖 GME 的帖子。
 
虽然,他们中有多少人能笑到最后还很难说。
 
~~ 韭菜胜利了吗?~~
 
通常,华尔街的金融机构凭借自己的资源和对各种规则漏洞无孔不入的钻营,拥有散户们没有的各种优势。所以,它们经常把散户按在地上割韭菜,割完一茬又一茬。
 
这次的现象确实罕见,也许前所未有:一群散户联合起来,居然让华尔街在它们自己的主场被赤裸裸地血洗。很多媒体和自媒体,把这件事塑造成草根屁民奋起抗暴,陈胜吴广逆袭成功的故事。
真相真的是这样吗?
 
从市场的交易量来看,这么大规模的买入,涉及到几十亿美元,不可能大部分都是散户的参与。很大一部分应该是大的金融机构之间的对杀。在 Citron 和 Melvin Capital 哭爹喊娘的时候,也有不少大机构(比如 Fidelity)大量持有 GME 而喜大普奔。
 
同时,这段时间 GME 的价格也有很大波动,不是一直在上涨,这其实也造成了新的做空套利机会。
 
屁民狂欢的同时,也有大鳄鱼在淫笑。
 
在 GME 事件中成功获利套现的屁民,不能说没有,但只是散户大军的极小一部分。然而在媒体煽动和集体自嗨的气场下,很多散户产生了同仇敌忾的幻觉,以为 DFV 的胜利代表了自己的胜利。这是一件很可悲的事情。
 
账面上的财富不是财富,只有到套现的时候才会变成真正的财富。即便是你在相对低点进入了市场,如果没有足够的运气和智慧在高点退场,一样会大概率输得底裤都不剩。那时候带头大哥早就在游艇上退休了。
 
还有自媒体文章,以一个屌丝散户的口吻坚定地表达了永远终于信念,坚决不卖 GME 股票,不向华尔街屈服的决心。以我的小人之心看来,其实这可能是在为让领导先走造势。在带头大哥看来,最好大家都憋着别卖,先让他在高位套现。等到形式急转直下,散户一哄而上慌不择路想卖了,已经血流成河矣。
 
如果你是一名散户,在这个时候听带头大哥和他的粉丝们的宣传上了头,把你的全部家当砸锅卖铁,换成 GME 的股票,希望一本万利一飞冲天一夜暴富,很可能结果会是一波三折一泻千里一文不名。这个时候你要指望带头大哥跟你一衣带水一掷千金一荣俱荣,他绝对会对你一声不吭一毛不拔一笑了之,你只能一无所获一贫如洗一命呜呼。
 
你看,DFV 说他自己多么坚定,不还是先卖了 1380 万美元套现。他已经笑得合不了嘴了。
 
在这个时代自称自己代表草根,容易激发大家的热血。对任何鼓动情绪的宣传,我们都应该抱有警惕。
 
很多人为自己的情怀感动,却忘了自己智商不在线的状态。
 
~~ 屁民起义,天然正义?~~
 
这次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跟进 GME?一来是美国政府因为疫情的缘故,给很多低收入家庭发放了救援金。美国人手里一下子有了钱,总要有个去处。这时候如果有人在贩卖情怀,有一个热点,很容易吸引他们的眼球。
 
二来有早期套利者暴富的故事,在网上被反复炒作。群众容易忽视这样的获利者只是极少数。于是,幻想自己可能是下一个,把手里的余钱甚至是养老金拿出来换成暴富的机会。这种做法其实还不如去拉斯维加斯。
 
长期看来,这种群起而上哄抬股价的行为对大多数散户是有害的。
 
市场上的资金是有限的,如果都涌向少数几支股票,投资其它股票的群众就相当于被割肉了。
 
人人都起义等于人人都被革命。
 
而且,这向企业传递了一个信号:你们的业务搞得如何不重要。管他什么基本面,不如想办法包装成为下一个热点。一旦燃爆了,说你行你就行。
 
这样下去,开启的是一个逆向淘汰的机制,让真正认真做事的公司得不到需要的资源。
 
如果这种事情可以推广,那这个股市就不再是一个投资的场所,而是一个赌博的场所。大量的投资者将不再关注基本面,而是追随热点。极少数人可以通过操纵民意来操纵股市。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邪恶,跟他们声称对抗的华尔街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吉斯吉尔这次打了一个擦边球。可能他的行为并不违法,但是涉嫌操纵股市,已经走在了违法的边缘。经此一役,美国的金融监管机构肯定会亡羊补牢,想办法堵住规则的漏洞。
 
有的朋友可能有印象,中国以前有一个叫带头大哥777的博主,曾经在股市呼风唤雨,他说哪支股会涨大家一拥而上就真的涨了。后来他因为不当获利被抓判刑,消声匿迹了。
 
殷鉴不远。
 
声明:老万不持有任何 GME 股票,也没有做空 GME。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不构成任何金融建议。大家切记:股市有风险,入市要谨慎。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