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老万故事会 > 西雅图记疫|疫情来了,美国会排华吗?

西雅图记疫|疫情来了,美国会排华吗?

前几天,美国新冠肺炎检测阳性人数飞速上升,弯道超车成了世界第一。从我微信朋友圈的一些文章看,美国社会已经是被五步蛇咬了走了四步 - 还有一步就挂了。
 
很多朋友知道老万在美国,纷纷献上了他们的爱心。他们问:
 
“听说美国人准备上华人家抢口罩,好多华人排队抢购手枪、步枪、冲锋枪、子弹、炮弹、手榴弹......,枕枪待旦随时准备自卫。你到底囤枪了没有?”
 
还有:
 
“我看到美国华人在组织互助联防群。要是家里来个偷手纸的,在群里吱一声,群友分分钟开车到你门口一起按喇叭,八成把毛贼吓得当场失禁。要是毛贼胆敢不失禁,大家立马掏家伙,铁定把你家厕所连贼打成筛子。你赶紧找个群入了放心些?”
 
对于这些关心,老万深表感谢。不过,《本草纲目》说得好:
 
自媒体信得过,母猪都会上网课。
 
在我居住的西雅图地区贝尔维市(Bellevue),最近买枪的华人是比平时多一些,但是离排队抢购还差得远。网上流传的那些囤枪照片,被人发现大多是前几年的。
 
不过呢,贝市警察局长史蒂夫 • 麦勒特(Steve Mylett)看到群众的积极性也有点懵了,问你们咋回事。听说是担心有人因为病毒针对华人犯罪,局长笑了:你们想多了。只要兄弟我当一天局长,就不能让这种事发生。要是你们谁看见有人犯罪,赶快打 911,警察给你出头!那些想搞事的听好了:病毒可是不分种族国籍一视同仁的。你别跟华人过不去。你跟华人过不去,我就跟你过不去。
 
互助群确实有人在搞。我的观点是,目前看来无此必要:
 
第一,华盛顿州的治安还不错,大量家庭是码工,家里除了格子衬衫多一点也没啥可抢的(梳子都没有啊),发生骚乱的风险极低。
 
第二,天塌了有高个顶着。就算有人打劫,那也得是优先考虑大商店、世界首富、世界前首富啊,干嘛要上你家劫贫济贫?
 
第三,平时没有流过军训的汗,突然来了一个毛贼,你真可以从 996 码工马上变身国产 007?要是没有杀人不眨眼的心理素质,搞不好拥枪反而给劫匪提供了弹药。
 
 
要不要拥枪,大家自己掂量。我觉得吧,如果本来就是枪支爱好者,买了就买了。要是以前没打算摸枪的,也犯不着突然跟风买一把。买了还得会用不是?
 
据统计,疫情期间华州的犯罪率有了大幅度下降。虽然抢商店的多了,但是抢住家的少了 - 大家都在家蹲着呢,还是商店好下手。担心劫匪上门的,可以暂时松口气了。
 
值得注意的是,这段时间家庭暴力上升了21%。你想:以前两口子每天上班各忙各的,见了面还有点新鲜感。现在从早到晚你看我我看你,一言不合就容易翻船。这么看来,买枪之前还得考虑领导的脾气:要是你家那位喜欢寻死觅活啥的,手边有把枪结果可就难说了。
 
那么华人被歧视的风险有多大呢?以我在美国生活二十多年的经验,绝大多数美国人是善良友好的。种族歧视不是没有,但我只遇到过一次:十几年前,和我家一个篱笆之隔的邻居因为一件小事和我起了冲突,争执当中,那家男主人冲我们嚷嚷 “Go back to China! (回中国去!)”
 
我们叫来了警察。警察义正辞严地警告他:恁干啥叻?这是歧视,不中!
 
那人一下就老实了。
 
关键吧,他自己也是华人。
 
~~~~
 
今天,我在美国感觉很安全,没有因为自己的亚洲人长相和黄皮肤感受到任何不便。不过,我也知道,美国历史上有过少数族裔惨遭蹂躏的黑暗时期。不分种族人人平等的观念,经过好几代人的奋争才从纸面上落实到美国人民的行动上。
 
比如,美国有过不光彩的奴隶制,国父们的立国之训人人生而平等(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在很长时间内都不包括黑人和妇女。
 
美国还有过赤裸裸针对华人的排华法案(Chinese Exclusion Act):禁止中国劳工进入美国;也不允许已经在美国的中国人获得美国国籍。
 
这是美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基于人种系统性歧视的法案。这是美国之耻。
 
从1882年到1943年,这个法案存在了超过61年的时间。
 
61年,足以让一个懵懂小儿长成白发老者。这意味着几代华人在这片号称自由的土地上被剥夺了他们的自由。
 
这段历史,以前我只有隐隐约约的了解。最近看了美国公共广播电视台(PBS)系列纪录片《美国体验(American Experience)》中的一集《排华法案(Chinese Exclusion Act)》,才算是大概搞清楚了它的来龙去脉。
 
~~~~
 
整个19世纪,美国奉行的是来者不拒的移民政策。
 
除了对华人。
 
排华法案试图把美国引上种族清洗的道路。它是如此骇人听闻,以至于很多美国人今天都不敢相信它曾经存在过。
 
面对铺天盖地的排斥,华人选择了抗争。他们成功地扭转了历史的倒车,让美国更符合独立宣言和美国宪法的理念,重塑了美国的价值观,确认了法律对所有人的平等保护。他们让美国更美。
 
我们应该为此自豪。
 
作为在美国生活的华人,我们有必要了解和牢记这段历史,让后代知道先辈遭受过的不公正和他们不屈不挠的抗争。
 
更要紧的是,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才能回答这些实际问题:
 
为什么美国历史上曾经排华?
今天的美国社会还有没有排华的可能?
如何防止排华重新成为现实?
 
让我们带着这些问题,一边温习历史,一边思考。
 
~~~~
 
华人最初是怎样踏上美国土地的呢?
 
这还得从美国独立战争讲起。
 
美国独立之后,英国叫停了它所有殖民地和美国的贸易。意思很明显:你不是不想跟我大英帝国过小日子吗?好,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就让你单干,看你离了我能蹦跶几天。
 
这种情况下,能否找到一个不受英国管辖的贸易伙伴,就成了决定美国生死存亡的大问题。
 
还好,当时世界上还有一个独立于英国之外的大体量经济实体:中国。
 
美国要活下去,必须和中国做生意。
 
做生意,就是用你想要的我手里的东西,换我想要的你手里的东西。
 
美国需要中国的茶叶、瓷器、餐具。
 
相比之下,没有多少西洋货是中国人想买的。这样生意就做不下去了。
 
这时,英国人发现,走私鸦片到中国是笔好买卖。
 
山姆叔不傻,也不假清高。美国商人很快加入他们的敌人英国,一起快乐地向中国卖起了鸦片。
 
接下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中国禁烟,引发英国宣战。这就是第一次鸦片战争。
 
中国战败,在1842年和英美签订南京条约,开放五个港口和西方通商。中美之间的民间交流开始上规模了。
 
1850年代,南方沿海的中国人听说美国加州发现了金矿,纷纷涌向加州去淘金。旧金山因此得名。
 
到了美国,没有入关检查,没人发放身份文件,联邦政府基本上对移民不加控制,不管不问。
 
当时的加州,非常混乱,像一个万国大会,充满世界各地赶来期盼发财的人们。
 
很快中国人就聚居在旧金山的一角。到1852年,旧金山有了20来家中国商铺。
 
华人给当地人的印象是:勤劳,慷慨,有明确的道德观念,与世无争。一开始,其他族裔的人们容忍或者说是忽略了华人的存在。
 
然而好景不长。
 
中国人加入的时候,淘金业的竞争已经非常激烈了,冲突时有发生。
 
那时,美国本土的白人淘金者已经基本上把其它国家的竞争者赶跑了。他们的想法是:我们生长在这里,每一颗金子都是我们自己的。如果谁要抢占去,我们就和他拼到底。
 
中国人来的时候,加州已经没有多少其他外国人了。白人的排外情绪自然落在了华人头上。
 
白人淘金个体户的日子确实也不好过:地表裸露的黄金差不多被人捡完了,要想再找金子,必须得淘。
 
三点水的淘,就是到河里拿个簸箕盛一把沙子在水里晃呀晃,沙子比重小先被冲走了,金子颗粒比重大留到最后。这是个苦活,老万那年去阿拉斯加旅游的时候被人忽悠去体验过,晃到头晕腿软也淘不出几粒金子。
 
这时就有大公司出现了。他们用机械化的方法淘金,干个体的哪跟他们竞争得过。
 
柿子要捡软的捏。那些单干的白人不去找淘金公司论理,反而把气撒到比他们更弱势的华人身上。
 
加州有来自美国各地的老百姓,他们从小受的教育不同,三观不一,整天吵吵。(大家可以想象一下自己的大学同学群,差不多就那样。)南方来的很多人支持奴隶制,北方人坚决反对,谁也说服不了谁。
 
当时的加州州长“大只佬”(Bigler)夹在这些对立势力当中,哪边都不敢得罪。
 
不过,无论是南方人还是北方人,他们都不喜欢东方人。
 
大只佬想通了:要是能赶走中国人,方方面面都能讨好。
 
谁让中国人没有投票权呢。
 
一开始,他想的法子是给中国人科以重税,让中国人基本上不赚钱。
 
中国人不为所动。
 
他又放出第二招:舆论攻势。在他的授意下,报纸宣传中国人都是苦力,是被捆到美国来的。既然不是自由人,就不能让他们和自由人一起竞争。
 
实际上,1850年代来美国的中国人大多数都是自愿的。
 
1882年5月5日,一位原名 Sang Yuen,后来改名为 Norman Asing 的旧金山华人侨领,在 Daily Alta California 报纸上对州长的不实之词迎头痛击,指出其大谬不然。
 
州长不为所动,继续推进他的排华举措。
 
他的终极目标:立法把华人赶出美国。
 
~~~~
 
尽管加州的排华浪潮沸沸扬扬,华人却不是联邦政府关注的重点。在华盛顿的政客们看来,更重要的是和中国保持贸易关系。这关乎国家利益。
 
1861年六月,林肯总统派特使到北京。这次是林总有求于天朝。他许诺跟中国哥俩好,愿意修复因鸦片战争受损的两国关系。
 
再说1961年,好莱坞拍了一部关于旧金山两代华人观念冲突的歌舞剧《花鼓歌》(Flower Drum Song),由《音乐之声》的作曲家 Richard Rodgers 作曲,大获成功,得到了五项奥斯卡提名。
 
(《花鼓歌》电影海报)
 
这是好莱坞第一次大量启用亚裔演员,以亚裔为主角而且是正面形象的电影。这说明美国主流社会已经接受亚裔的存在了。这离林肯特使访华正好 100 年。
 
1862年,南北战争到了最黑暗的时刻,林肯签署了太平洋铁路法案,开始大规模基建:他要修一条横跨美国东西两岸的铁路,推动和中国的贸易。
 
这条铁路被称为“中国铁路”,因为它让美国内陆和东部也能和中国做生意。
 
这么大的项目,需要大量劳动力。铁路西头的加州马上面临了人手短缺的问题。
 
想睡觉有人送枕头:当时正好一大帮中国矿工失业。于是中太平洋铁路(Central Pacific Railroad)公司招募到了大量华工。他们很快发现:华人吃苦耐劳可靠,是模范员工。
 
于是,他们不满足于只在加州招聘华人,直接去中国招工了。
 
1860到1870年间,差不多有三万中国人漂洋过海来到加州,相当一部分被中太平洋铁路公司雇佣,占了该司员工的八成。
 
华人承担了最苦最累的工作。夏冒酷暑冬凌霜,翻山越岭,打通了一条条隧道。
 
这一切,都有赖于美国第一任驻华大使 Anson Burlingame。当时清政府有禁海令,不允许国民出海。Burlingame 说服了清政府允许中美两国之间人员自由流动,免签。这一条约明确了中国人移民美国的合法性。
 
但这个条约也成了排华分子的眼中钉。我们后面还会再说到这个 Burlingame。
 
 
1869年5月10日,大铁路全线贯通,在犹他州合龙。这张历史性的照片中没有华人,因为他们不被允许出现在画面中。那不和谐。
 
铁路修好了,可以卸磨杀驴了。
 
失去工作的华人大多数又回到了西岸。
 
~~~~
 
内战结束了。
 
美国宪法增加了关于民权的第十三、十四、和十五修正案。
 
第十三修正案废除了奴隶制。第十五修正案确定了黑人的投票权。
 
而第十四修正案赋予了所有人所有民权(all civil rights to all persons)。它宣告:所有在美国出生和归化的人都受美国管辖,他们的生命、自由、正当程序、民权、和法律的平等保护不能被剥夺。
 
不幸的是,现实不像宪法承诺的那么美好。此后数十年,美国慢慢滑向仇恨和暴力的深渊。而第十四修正案这短短几十个字将成为几代华人争夺自己权益的法理依据。
 
在当时很多美国工人眼中,中国人像蝗虫一样,正从加里福利亚越过洛基山脉,向美国内地和东部扩散。The Workingman’s Advocate 报纸宣称:这些可以忍受每天一美元工资的华工是对社会的威胁。美国劳工要团结起来,抵抗黄祸。美国政府快行动起来吧,禁止任何中国人踏上美利坚的土地!
 
什么“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这时候再没人提了。
 
奴隶制被废除之后,获得自由的奴隶们纷纷离开了南方种植园这片伤心之地。农场主们遭遇了前所未有的人手短缺的困境。他们在孟菲斯开了个会商议对策。大家都说,听说修铁路的华工不赖,睡得比狗还晚,起得比鸡还早,好使皮实。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也许,这些黄皮肤的工人正是上帝送给我们的礼物。
 
消息传出,激怒了美国工人们。他们纷纷发朋友圈:
 
“刚刚!美奸卖国阴谋出台,要把工作送给中国佬!”
“美国是美国人的美国!不转不是美国人!”
“十九世纪这场国际斗争,中或最赢?”
 
他们觉得黄种人抢饭碗来了。他们说:这样的竞争是不公平的,雇佣中国苦力是变相复辟奴隶制。
 
~~~~
 
1870年,美国东北的麻州发生了一起鞋厂工人罢工。老板是个倔脾气:死了张屠夫,难道要吃混毛猪?反正铁路也修好了,老子到加州招老中,看看who怕who!
 
来了75名中国人。
 
以此为起点,中国人慢慢在美国东部扎下根。波士顿到纽约、费城、巴尔的摩,唐人街遍地开花。
 
虽然中国人的数目并不多,但是在媒体渲染下,这个现象被夸大了。失去工作的美国人把问题归咎于中国人。他们高唱:
 
山姆 uncle 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美国人都被迫发出最后的吼声!
Rise up, rise up, rise up!
 
按媒体的说法,中国人很快就会席卷美洲大地,抢走每个白人的工作。中国人吃得少,干得多,神经大条,吃老鼠。中国男人很low,
 
在这样的煽风点火之下,爆发了针对华人的暴力行为。
 
19世纪的美国政治漫画:
一个中国人被挡在自由的金门外面。
墙上的告示写着:
我们欢迎
共产主义者、虚无主义者、社会主义者、
芬尼亚共和主义者,还有恶棍,
但是
不要中国佬。
 
1871年10月24日,几百名白人和墨西哥裔暴徒袭击了洛杉矶的中国城。他们的借口是:两名中国人枪战误杀了一名白人。
 
他们抓住中国人,施以私刑:吊死他们,砍掉手指。
 
中国人反击了。但是暴徒占了上风。他们烧毁了中国城。
 
18名中国人在骚乱中丧生,包括两名妇女和一名儿童。
 
~~~~
 
旧金山通过了很多奇奇怪怪针对中国人的法令,试图让华人知难而退。
 
比如:禁止在人行道上扛扁担(卖担担面的麻烦了)。
 
比如:要是中国人被逮捕了,必须剃寸头(搞摇滚的也倒霉了) - 要知道当时华人是要留辫子的,剃发是莫大的羞辱。
 
现在开始出题:
 
要是你是生活在当时旧金山的一名中国人,你该怎么办?
 
游说政客吗?没有投票权人家根本不理你。
 
躲着警察?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自认倒霉?会有新的法规出台继续压缩你的生活空间。
 
现在公布答案:
 
当地华人采取了上法庭的方式。虽然不是公民,起诉的权利还是有的。
 
你还别说,这些恶法还真给中国人一条一条推翻了。依据是  Burlingame 条约,就是那个美国大使跟大清政府签订的允许两国人民自由来往的协议。
 
加州那些市议员和州议员一看自己搞不动中国人,打起了上层路线的主意:要是美国国会能通过一个排华法案,不就一劳永逸了吗?
 
然而当时控制国会的是主张废奴的共和党人。他们对于基于种族歧视的法案并不热心。
 
不过,1870年代的后5年,政局发生了变化。民主党意识到,华人问题是他们东山再起的契机。他们想用排华这面旗帜把工人召集起来。
 
1875年,国会通过了佩奇(Page)法案,禁止以工作和卖淫为目的的移民。
 
这是挂羊头卖狗肉。
 
当时美国社会对华人的偏见根深蒂固。这些议员们认为:中国男人都是苦力,女人都是妓女。佩奇法案,其实是直接针对中国人的。
 
如果一个中国女人要进入美国,必须证明她过去不是,现在不是,以后也不会是妓女。
 
你如何证明还没有发生的事呢?很多中国女人宁可不来美国,也不要受这样的屈辱。
 
法案实施后,华人女性移民人数急剧下降。
 
没有女人,华人就不会有家庭、后代,人口就会渐渐消亡。这正是美国议员们的如意算盘。
 
同时,美国总统 Hayes 派使节前往中国,重开谈判,意图推翻 Burlingame 条约。谈判的结果:美国有权限制中国移民。
 
有了这个结果撑腰,国会在1882年通过了有效期二十年的排华法案。Arthur 总统否决了这个法案。作为妥协,国会把有效期修正为十年。这一次,法案正式通过了。
 
如果你以为十年忍一忍就过去了,那就天真了。
 
每到十年,这个法案又会延期十年。
 
这个法案主要有两点:
 
不让中国人来。
已经来了的不能入籍。
 
作为例外,商人和学生可以来美国,但是劳工不行。
 
年复一年,“商人”和“学生”的定义在不知不觉中被收紧,而“劳工”的定义则越来越宽泛。
 
总之,华人移民的路日益艰难。
 
~~~~
 
有了政府撑腰,民众的反华情绪理直气壮了。美国各地大大小小的城镇出现了各种针对华人的暴行。正义一再缺席。
 
在我们西雅图附近有个城市叫塔科马(Tacoma)。西雅图的国际机场叫Sea-Tac,就是西雅图+塔科马的意思。
 
1885年,塔科马有八九百中国人口。
 
市长一声令下,中国人被统统赶走。
 
塔科马市长召集民众排华的海报
 
类似这样的种族清洗,发生在整个美国西部,大大小小有三百来起。
 
华人发现,逆来顺受是没有用的。他们开始用各种方式抗争:给总统写信,在报纸上揭露不公,在法院起诉。
 
不管处境多么艰难,华人没有放弃自己的美国梦。他们坚信,美国的立国之本总有一天会真正实现,这片土地终将成为他们自由居住的乐土。
 
关键时刻,华人援引了宪法第十四修正案保护自己。
 
这条修正案的原话是给所有人全部民权(all civil rights to all persons)。注意是“所有人”,不是“所有公民”。
 
华人抓住了这一点。
 
从排华法案通过的1882年开始的二十多年里,华人在美国法庭打了一万多起官司,其中大概二十件一直打到了最高法院。
 
按人口算,差不多每十一二个中国人(男女老幼都算上)里就有一个起诉过联邦政府。这是一个惊人的比例。那些说华人没有参政意识的,应该好好了解一下这段历史。
 
~~~~
 
这里我们要介绍一位华人英雄 Sang Lee。他在1886年和美国政府打了一场官司。
 
当时的旧金山有个法令:不允许新修木质洗衣房(好像那时候的法令管得特宽)。但是,如果你以前就修好了的话,拿到许可也能继续营业。
 
280家洗衣房申请许可。大约80家拿到了,其它200家被拒。
 
拿到的80家,都是白人开的。
 
被拒的200家,都是中国人的。
 
这也太明显了吧!
 
Sang Lee 是这200家中一家的主人(也有说法他叫 Lee Yick)。
 
他做了一个不同寻常的决定:无照上岗。
 
他知道这样做的后果:自己会被逮捕。但他就是要以身试法,看一看这个恶法能不能破。
 
这种做法,叫做“公民抗命”(civil disobedience):出于自己的良知,为伸张正义,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和平地违法,以唤起多数人的认同,从而达到修正错误法律的目的。
 
果然,Sang Lee 被捕了。但是他得到了洗衣联合会的支持。
 
这场官司打到了最高法院。
 
Sang Lee 争辩:一条看上去公正的法律,如果你在应用的时候对不同的人采用不同的标准,那么你就违法了宪法第十四修正案。
 
最终,大法官们站在了 Sang Lee 一边。
 
这个判决的意义,远远超越了洗衣房。
 
这是美国法庭第一次判定:第十四修正案也适用于外国人。
 
美国是案例法。一个案子的判决结果,对以后类似案子的判决有深远的影响。
 
Sang Lee 这一战,为所有在美华人拓展了生存空间。
 
不过,斗争远远没有结束。排华法案还要在美国徘徊五十多年。
 
~~~~
 
接下来我们介绍另一位华人英雄。他就是黄金德(Wong Kim Ark)。
 
黄金德(Wong Kim Ark),1904年
 
很多人都知道,在美国出生的人自动成为美国公民,与父母身份无关。
 
但是,这条法律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黄金德出生在美国,父母是加州的华人移民。老黄在中美之间来来回回走亲戚几次都没事。但是,1895年那次从旧金山入境,他碰上了麻烦。
 
移民官认为,尽管老黄生在美利坚,长在花旗下,可老老黄和黄老妈都是中国人,所以老黄不是美国人。于是,移民官把老黄关起来了。
 
这种情况,老黄只能背水一战,到法庭上讨公道。
 
跟 Sang Lee 一样,这官司一直打到了高院。
 
双方律师唇枪舌剑的焦点,是对宪法第十四修正案中一个短语准确含义的咬文嚼字:一个在美国出生的人受其管辖(subject to the jurisdiction)到底啥意思?
 
一方认为,这一短语的意思是“受到美国法律的管辖”,所以任何在美国领土出生的人都应该有美国公民身份。
 
另一方认为,“受其管辖”应该是从政治上效忠于美国,并不能代表具有美国公民身份。
 
语文好真的很重要!
 
最后,九名大法官以六比二(一人弃权)同意了第一种解释。老黄得到了他的美国身份。
 
这场官司,不但给老黄讨回了公道,还让老王、老张、老李、老万......,他们在美国生的娃都成了美国人。
 
~~~~
 
老黄喜赢官司七年之后(1902年),历史又往后退了一步:排华法案在第二次讨论延期的时候,竟然被永久化了。也就是说,以前每十年还要装模作样商量一下要不要继续排华,现在干脆说以后都不用讨论了,咱就一条道跑到黑吧!
 
这个恶法又是怎么被废除的呢?我们来看一看它被废的年份:1943。
 
那是二战后期,美国和日本杀红了眼的时候。
 
日本占领了中国东北三省,跟当地的老百姓讲:美国佬长得跟我们都不一样,其心必异。你看他们根本不待见你们,专门立了法把你们中国人挡住。还是跟太君搞大东亚共荣朋友圈吧,反正我们都用方块字,长得也差不多。
 
美国作为中国的盟友,真是太被打脸了。不行,不能让日本人占据了道德高地。
 
一咬牙,美国把排华法案废了。
 
~~~~
 
回头看看,排华法案的出台,完全遵循了美国的民主程序,正大光明在台面上操作。它确实反映了选民的意志,合法性无懈可击。
 
然而民主不等于天然正确。不受制约的民主,容易导致民粹:多数人对少数人的暴政。这是我们今天仍然要警惕的。
 
排华法案,就是这么一个民主的、合法的、但是错得离谱的怪胎。
 
现在回到开篇的几个问题:
 
为什么美国历史上曾经排华?
今天的美国社会还有没有排华的可能?
如何防止排华重新成为现实?
 
我的观点:
 
社会矛盾的根源大多在于经济利益冲突。大家都吃得饱的时候,容易相安无事。一旦经济萧条有人饿肚子,各种矛盾就会激化。加上人类对自己不熟悉的事物的天然恐惧,华人就成了美国经济问题的替罪羊。
 
比之一百多年前,美国社会在精神上和物质上都有了极大进步。绝大多数人都接受了种族歧视不是好东西的观念,物质供应也很充足(除了手纸,不过老万擦屁法已经解决这个问题了),失业了也有救济金不用马上打家劫舍。这种情况下,大规模排华的可能性是很小的。和疫情相比,我更担心的是天朝跟美国冲突升级,届时在美华人夹在两国之间会很难过。
 
防止历史重演的最好方法是了解历史。要是华人早就有了投票权和足够的人数,哪用得着受这么多年鸟气。在美国生活,就要学会玩美国的游戏。提高华人的地位,要靠大家多生娃多投票,积极参加社会活动,慢慢地把社会朝对我们有利的方向改造。同时,用自己的影响减少中美民间冲突,不让反华情绪在美国壮大。中美两个大国和平相处,对于华人和整个世界都是一件幸事。
 
你的观点是什么呢?欢迎在下面留言。
 
本文素材来自:
PBS电视台《Chinese Exclusion Act》纪录片
维基百科
美国政府历史网站 https://history.state.gov/
 



推荐 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