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万战勇 > 郭教授请客记

郭教授请客记

离上次回国有两年多了,按人生八十年计算,又过了三十分之一。在这期间一位大学同学去世,大家到了见一面少一面的年龄。所以,每次回来一定要见见老同学。
 
上回经过北京,当年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成功人士北大郭教授正在外地享受人生,错过了大宴宾客的机会。虽然后来他单请我一顿,还是规模太小不能尽兴。这次教授早早定了计划,要招待我和其他几位在京的大学同学,地点在五道口一家叫千煲鲜寻的馆子。知道我在美国喝不起白酒,郭教授特意备了一瓶茅台,志红也计划带一瓶红酒。川谚:酒壮英雄胆,饭胀傻儿包。我们准备今夜做一次英雄。
 
六点钟,跟着无痛的,啊不无尽的人流从五道口地铁站钻出来,看看自己九年前战斗过三个月的宇宙中心。谷歌的牌子已经不在,霓虹灯亮着快手之类新生代企业的名号。找到饭馆,教授已经手捧茅台在守株待兔。寒暄过后,问服务员卫生间在哪,妹子遥指我的来时路,吟诗一首:
 
起身,
出门,
穿过川流的车阵。
街对面
左转,
小屋,
挂着帘的那扇门。
推开它,
融入
尿急的人群。
 
宇宙中心确实引领潮流,餐馆把厕所外包共同开发,大大提高了地皮利用率,将共享经济推到了极致。相比而言,美帝还在固守各自经营厕所的老路,落后不知多少里矣。
 
我问郭教授是从家里来还是从单位来。教授笑曰,这学期没课,我从家里来的。我一惊,原来教授是工资白领。又问:上学期呢?答:上学期也只是每周上十二个小时的课而已,其它就没事了。我又一惊。这两问两答,如两记闷锤,呯呯砸在我胸口,永远的痛。想我在美帝的寒冬里,每天只睡5个多小时苟延残喘大雪纷飞,而郭教授在天朝的燕园里,饱食终日四季如春。资本主义糟,社会主义好,对比之惨烈,莫过如此。
 
感慨间,科大18系的系花,我多年的偶像王文勇先生驾到。老王上得厅堂,当得县长,留过西洋,管过帐房,还有在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当外交官的经历,平日所忙都是用十几国的英语和世界贤达唱和。今天他能赏脸,实在是老天有眼。老王和郭sir两位成功人士握手言欢之后,我们班的大哥,老司机陈同学也随之赶到。陈哥是我班性知识启蒙者和实践先驱,德高望重。两年不见,头上毛又少了,蓬荜生辉。未几,北京土著代表志红按约偕酒而来,凸显了中央对接待工作的高度重视。龙芯公司技术负责人,民族英雄老胖素以工作为重,每次饭局都是跳过前戏,直入后半段掀起新高潮。这次也不例外,我们把这家馆子的菜单都吃了一遍老胖还没有现身。郭教授大手一挥:起身,出门,挺进五道口购物中心赶下半场!
 
重庆江湖菜餐馆,又是几杯老酒下肚,老胖终于出现。大家问了彼此的近况,开启了互扒暗黑历史模式。据郭sir爆料,我在校期间写情书用打字机敲出一个心形。我很疑心这是教授恶意编造,因为自己完全不记得了。相反,这种事如果是他自己干出来的,我倒一点都不奇怪,因为他演出过在苹果上贴自己和女朋友姓名拼音缩写然后猛晒太阳试图留印的青春片桥段。陈哥在大学期间批量购买并使用避孕套的丰功伟绩又被揪出来供我们高山仰止。陈哥介绍,在大学五年间,避孕套的价格经历了从每包五毛到每包两块多的变迁。这个数据是干货,要知道那时候东区食堂的大排才一块二一份,陈哥要少吃两餐大排才能省出一个套。饮食和男女,孰轻孰重,兑换比例竟然如此冰冷无情。
 
时间催人(话)痨。即便是同在北京的同学,在一起吸霾夜话的机会也是不多。这次借我回国的机会,大家畅所欲言还羞,探讨了当年情史殠事,中美关系最新发展,如何适应被叫大叔的人生等诸多话题,淋漓酣畅,虽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卵用。直到餐馆打烊地铁收车老婆查岗,我们才挥手自兹去,没入人流,重新变回一个个微信上的ID。这真是有意义的一天!
 
推荐 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