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万战勇 > 我的科大(四)黄山路上

我的科大(四)黄山路上

天色将晚的黄山路上,几名青年男子正骑着自行车狂蹬。为首的汉子一身短打扮,露着黢黑的腿毛,小腿的肌肉因长期的运动甚是打眼。排在其次的男子斜背的帆布书包已经洗得发白,显见家境不甚宽裕。包里鼓鼓的是几套GRE的全真试题和读书笔记。他们脸上,带着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像是被一种按耐不住的力量驱使,又像是被施了魔法的僵尸,在昏暗的路灯下竟有些可怖。原来,他们是裤子大的男学牲,此行的目的乃黄山路上一家黄录像厅。过去一年来,这样的录像厅在科大周围如雨后春笋一般崛起,数不胜数。
 
到得近前,男子们偏身下车。那背帆布包的L姓男子,每日在宿舍赌咒发誓,再不能自暴自弃,从今天起,每晚到三教上自习,面向题海,做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然而一骑上车,竟是又身不由己出校门上了黄山路,看录像到夜深,内心春暖花开。回到宿舍才又恍然醒悟,捶胸顿足追悔莫及。到第二天又循环往复,不能自已。
 
青年们除了从爱情动作片中学习理论知识,还积极通过图片欣赏提高自己的审美情趣。彼时没有互联网,图片传播主要依靠高冗余度分布式共享文件系统:各宿舍的5吋高密度软盘,每盘可以存图十几张。因为宿舍没有电脑,文件们平时都处于离线状态,只能在实验室没外人的时候关起门来才可以加载变成像素。某日Lisp同学回火灾实验室干活,发现大门紧锁,内有键盘嘀嗒之声。小李屏息贴在门缝,见两位女同学正在聚精会神看图。知音就在身边,故事会还远吗?小李小鹿乱撞,寻思要不要喊一嗓“同学,快让我们一起学习吧!”加入联欢,但犹豫再三,终究还是轻轻地走了,正如他当初轻轻地来,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老师不让学生们做的事情,一般来说他们自己做得更起劲。体系结构实验室管机房的徐老师,也会在条件成熟时鉴赏美女。一次看图过于专心,系党委书记老于来了老徐都没有觉察。老于什么没见过,只从背后轻轻拍了拍老徐肩头“老徐加班呢”。徐老师立时石化,有没有后遗症则不得而知。
 
虽然资讯匮乏,自有热心同学竭力发掘资源共享。一有新的段子,民间说书艺人就会义务传播不收分文。某日老万同学发现实验室的Unix系统下有个fortune -o命令可以讲英文黄笑话,立刻当上了搬运工,run一次看一个给同学们讲一个,再run一次再看一个再给同学们讲一个,......甚受欢迎。然而一次一个,如钝刀割肉让人不得痛快,斋僧不饱不如活埋。为超度众僧,老万潜心闭关数日,终于破解成功,导出了fortune笑话数据库,满满地打印了一大本。同学们如饥似渴地传阅研习,英文水平大有长进。善哉善哉,胜造十级浮屠。BTW,今天市面流通的Linux系统多是洁本,-o开关已从fortune命令去掉了。如你试了不行,那是你自己遇人不淑,老万一定没有骗你。
 
若是长在庄户人家,俺们彼时恐怕已是儿女绕膝。不幸生做了读书人,又来到女生九牛一毛的科大。某日老万又在东区科星书店研读生理卫生教科书,正到一个脸热心跳的章节,某同班女生也来了。老万手疾眼快,迅速抽出一本《科技英语写作范例》把医学文献夹在其中,不动声色犬马之劳掩盖过去。又一日,老L听某同学说黄山路上看到有只废弃的避孕套,立刻问明地点,狂奔下楼,上车飞驰而去。在商店里不好意思看的东西,这次定要看端详。
 
同学Y君,初入学校时极老实,语言文明,行为得体。某日,忽如一夜春风来,性情大变,说下流话的功能打开,每天必喷数盆。群众初诧异,后喜闻乐见。然志同之男青年易觅,道合之女青年庶几矣。久之,Y君自觉空谈无益,决意该出手时就出手哇,风风火火撩妹妹哇。具体而言,就是向某老乡学妹发动爱情进攻,势夺城堡。数役之后,惜乎功败垂成,叹曰:”攻下城堡还要守城堡,那多累啊。还是非攻为上,让别人去守吧!其实,做那事的快乐,被严重夸大了,根本不足挂齿,我不屑也!”又曰:”我从前误入歧途。与老W为伍,以说下流话为荣,以做文明人为耻。从今往后,我决意痛改前非,洗心革面,戒掉下流话。”初时大家皆不信,认为这家伙过两天热度退了自然会不忘初心。不想Y同学这次是认真的,为了监督自己,在宿舍墙上贴了一张折线图,横轴是日子,纵轴为每天说下流话的次数,每天统计。只见那折线,上上下下,兜兜转转,显见Y同学内心煎熬。然不出数周,折线竟然回零了。从此,我再没有听见Y同学的骚言,深憾。
 
毕业七年之后,我又回到科大。故地重游,黄山路已今非昔比,不复当年小土路的囧样,录像厅也都已强撸灰飞烟灭了。是啊,科技发展了,传统经济怎么能挡得互联网的大潮呢。学弟学妹们的鉴黄设备和条件,比俺们那时候有了多级跃迁。但是俺们因陋就简自强不息汲取X知识的精神,恐怕也是值得他们永远学习的。想到这里,我很欣慰。然而不见熟悉的录像厅和一起观影的兄弟们,怅然。

系列目录
推荐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