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万战勇 > 梨花又开放

梨花又开放

(一年前的旧文。今天正好整理出来,配合昨天的 《重访纽黑文》一起发表。)

今天挺风和日丽的。早上醒来,和暖的阳光伴着小鸟的歌声从窗外投来,仿佛在提醒我今天会有好消息。果然,一打开微信就收到了友人张老倌不远万里传来的照片: 耶鲁大学计算机系门前的两树梨花开了!这真是大快人心的喜事。

 
望着照片,我的心情不由得承上启下辗转反侧此起彼伏,泪水渐渐湿润了眼眶。心潮澎湃的我,仿佛又回到了那段难忘的岁月~~
 
十八年前的我,是个懵懂无知的追风青年。那天,是新学期开学的第一天。我背着书包,高高兴兴又忐忑不安地来到前途街51号的耶鲁计算机系报名。这是我到美国求学的第一站,没有妈妈牵手,也没有熟悉的小伙伴陪着,我真是有点小紧张呢。
 
到了门口,我发现计算机系是一座三层的红砖小楼,门口没有(不是设有)两座威武的石狮子,墙上也不见藤。我告诉自己这没关系,藤校之藤,在于折腾。我来这里是学习的,没有浮华的引诱,正好不会走上邪路。
 
我推推门,不动。原来门框上还有个刷卡器。哦,闲人免入啊。我还没报到,没有学生卡,怎么办?我百思陷入了不能自拔。突然,我悟到了:这一定是学校对我的考验,看我能不能守纪律讲秩序不爬高上低随地大小便。我想,这一天都等了二十多年了,难道还怕再多等等吗?想到这里,我静下心站在门口等人来开门。半个小时过后,终于来了一位同学,直接拉开门进去了。原来,这门白天是不锁的。我&@~#+!扶着墙,等了好一会,眩晕的感觉过去了。我终于走进了我系的大门。
 
找到系办公室,里面几位女士一定是工作人员。我拿出一个写着我名字的信封,大胆自我介绍说:Hello, I'm this guy! 这句话有出其不意的效果,办公室里立刻爆发出经久不息的欢笑声。一位女士(后来知道她叫Judy)乐颠颠地说:And I'm not! 另一位女士(后来知道她叫Linda)做了个夸张的邀请姿势把我让进屋。办完手续按下不表。
 
从这一天起,我在这四四方方的红楼里度过了五年读博生涯。春来暑往,日出日落,其间的痛苦、惆怅、矛盾、彷徨、怀疑、迷惘、沉沦、感伤,点点滴滴,不足与外人道。在这里,我学会了世上最美的Haskell语言。在这里,我用四川英语为低年级的无辜同学答疑。在这里,我一次次追问自己为何世上有这么多高手高高手让我遍体鳞伤。在这里,我改论文改得把自己都恶心倒了。记不得多少次,四角楼的灯光陪我到黎明,只为第二天有三门作业要due。记不得多少次,我怀疑人生,仰天长啸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记不得多少次,门口的梨花开了又落了。不知不觉,离校的时候到了。我最后看了一眼母校,义无反顾地登上了大飞机,在美国的西北边陲生根发芽。
 
写到这里,忽然发现这篇作文还没有中心思想呢!怎么办?我着急上火,转着圈子。啊,有了。我奋笔写下:春天来了,耶鲁的梨花又开了。它们仿佛在对我说,今天的幸福生活是多么来之不易啊!莫等闲白了少白头。这真是有意义的一天!



推荐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