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万战勇 > 出门

出门

这个星期上小学四年级的儿子参加学校组织的远足。一个班十几个小朋友,两个老师带队,没有家长陪同,星期一早上出发,坐车去离本市一个多小时的一个岛上,到星期四下午再回来。老师不让小朋友们带手机,但是每人每天可以给家里写一两句话,由老师集中电邮给家长。今天是第三天,看一看小朋友们都写了什么:
 
“太棒了!我很喜欢。我喜欢所有的东西!岛上任何不好的东西都没有。”(同学你这归纳法哪里学的?太强大了!)
“今天卢卡斯陷进一大团烂泥了,我们只好帮他把脚从鞋里拔出来才脱离困境。”(这个~~那鞋呢?)
“很好玩,太兴奋了。晚饭很好吃,我都等不及开早饭了!”(能再没出息一点吗?)
“吃的太好了,以至于我吃多了。”(晕。有这么说自己的吗!)
“我太喜欢做寿司了,特别是在其他几组小朋友在外面被淋透的时候!”(你这么幸灾乐祸你妈造吗?)
“我喜欢做寿司。还喜欢吃寿司。我也喜欢茶和糖。”(又来了一个吃货。)
“我看见了四只鹿,很多螃蟹,一只香蕉虫,去了港口的小树屋,然后被淋坏了。”(总结一下:我看,我去,我靠!)
“我非常喜欢做寿司然后马上吃掉。”(吃货!吃货!为什么吃货的比例这么高?!)
“吃的东西真不错啊,房间也很棒。我们学到了很多植物和树的知识。我爱小岛。”(终于有人谈到学习了!当然也没忘了吃。)
“昨天我把胳膊骨头摔裂了。今天我看见了好多香蕉虫。”(姐,你这也太淡定了吧?)
…...
 
因为儿子是第一次离开我们出门,我在想我自己是什么时候第一次离家旅行的?按我的记忆应该是小学毕业那年吧。考完中考,我跟爸妈说想到简阳(一座离我家约两百公里的县城)舅舅家去玩几天,爸妈同意了。那时没有手机,固定电话也没有,通讯基本靠写信(要贴邮票的那种),实在有要紧的事就到邮电局去发电报。因为电报贵,我也不着急,我妈就给我舅写了封信,说某月某日小勇要去简阳玩,你到火车站去接一下。为防万一,妈妈又给我画了张从简阳火车站到舅舅家的草图(不要说GPS了,那时连纸地图都少见)。到了说好的那天,她把我送上了绿皮火车。
 
那时的车速慢,两百公里哐当哐当开了差不多四个小时,路上停了有五六个站。我每到一站都看站牌,免得坐过了。到了简阳,我下了车。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火车站普遍都很简陋,简阳站就一个光秃秃的站台和出站口,站台上也没什么人。大家纷纷出站,很快就只剩我一个了。我没看到舅舅,估计是他有事来不了。那就自己去吧。我掏出老妈画的地图,开始前进。这个地图是凭记忆画的,比例大概不是很准确,又不可能把每条道路都标注出来,所以走了一阵我就不知道到哪了。还好我记得爸妈常说的“鼻子底下就是路”,去找了几个修路的农民工问舅舅工作的四川拖拉机厂怎么走。川拖是简阳的一个大单位,很多人都知道。在他们的指点下,我不再Z turn,回到了正确的道路上,很快就找到了。
 
进了川拖的门,已经快到吃晚饭的时间了。我按图摸到了舅舅家,咚咚咚地敲门。门开了,是我的表弟强强。他看到是我,非常吃惊:“小勇哥你啷子来了安?”看他这么问我比他更吃惊:“纳尼?!你不晓得我要来?舅舅舅妈呢?”“他们两个出去耍几天了,还要过几天再回来。”“哦嚯!”
 
我舅舅和舅妈真是潇洒,留了一把食堂的饭菜票给上小学的儿子在家里,自己旅游快活去了。这解释了为什么他们没有到车站接我,原来他们根本在我妈那封信送到之前就出门了啊!我妈显然没学过分布式系统编程,才采用了这么不靠谱的协议,没等到我舅确认就把我发货了,我真是悲啊!话说回来,也是天无绝人之路,幸好我舅也不靠谱,自己去玩把儿子扔家里了。要是他们全家出动,我还不彻底抓瞎了?
 
和强强去食堂吃过晚饭,我发现舅舅舅妈的卧室是锁上的,强强房间也没有多余的床或床垫。怎么办?我男子汉大丈夫,不惧幕天席地,晚上我就直接躺水泥地睡了!还好我火力壮没生病,不过这地真TM硬啊!接下来几天,我和强强每天吃食堂,我还蒸过一次鸡蛋羹,因为家里也没啥其它可以做来吃的。剩下的时间我们就到处瞎玩,倒也无牵无挂。直到舅舅他们过几天回来了,才结束了孤儿流浪记的生活。
 
现在想想,有点不敢相信那时的父母会如此大胆,不担心娃会出事吗?还是那时社会很安全?人贩子的故事我小时候也听过不少啊。不管怎样,我的大部分同龄人都平平安安长大了,幸甚。
 
 

 



推荐 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