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9年01月21日 18:51

【老万】祖国新貌之有病得治

【老万】祖国新貌之有病得治
我是一个海外游子。心系祖国是我义不容辞的职责。
 
所以,我时不时会思考发表一些对天朝的世像观感。这得罪了一些朋友。他们闻不惯我文字里厚重的山西陈醋味,比如这一篇的标题。有人义愤填膺地质问我怎么可以娶了媳妇忘了娘炮,喝完洋墨就黑天朝,公然为虎作伥对国家挤眉弄眼,思想大大地坏了。他们苦口婆心地劝导:你要悬崖勒马戈壁,再回首泪眼朦胧。不要以为出了国就无所畏惧了。要知道,翻墙汉者虽远必诛。
 
他们还是不太了解,我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人品高尚不容质疑。为什么我的调侃像大海一样绵绵无边?那是因为我深爱着这里的人民。
 ......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02日 19:35

【老万】我的新年计划

【老万】我的新年计划

2019 新年伊始,万象更新。我决定从工作、家庭、生活、学习几个方面,认真规划未来的发展,为我家千年大计打下坚实基础,确保可以在健康富足的道路上拔足狂奔、长治久安。

工作

繁琐的事情,交给小弟去做,让他们有充分的磨练意志和发展个人潜力的机会。棘手的事情,交给老板去解决,不能让他没有存在感、成就感。我自己主要负责协调工作,甘做绿叶,切忌个人英雄主义的错误。

家庭

为了家庭的和谐,忍辱负重,搞好和老婆的关系。老婆对我的娇惯纵容要逆来顺受、泰然处之。多给老婆转发渣男贱男的新......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24日 18:38

过节送你一首歌

最近有些懒

其实也不是懒

工作有点忙

疲于奔命

公众号没顾上打理

毕竟我的正业是修bug

对不起大家了

要过节了

祝大家节日快乐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18日 04:46

我在谷歌弄啥咧|和财商为零的人共事是怎样一种体验

我在谷歌弄啥咧|和财商为零的人共事是怎样一种体验
01
在浩瀚无垠的银河系里,一颗寂寥的蓝色星球上,西经122°11'47.4"北纬47°40'43.4",一栋不起眼的四层灰色小楼里,有一间不起眼的灰色办公室,里面有几张不起眼的灰色桌子和几台电脑。两个不起眼的电脑工程师在这里相遇了。
 
葛格・罗宾斯(Greg Robbins)是我在谷歌的前同事。12年前我们在同一间办公室工作的时候,公司还租住在柯克兰市邮局对面的办公楼里,房东是IBM。他加入谷歌那一天,我清楚地记得,是10月10号,中华民国的国庆节。
 
我那时在埋头做 C++ 测试框架。项目组在加州,组里只有我一个人在柯克兰,如滞留缅甸的中国远征军孤......
阅读全文>>
2018年08月02日 02:04

【老万】祖国新貌之Fi计划攻略

【老万】祖国新貌之Fi计划攻略

很多海外华人因为贪图生活便利,日常依赖各种谷歌服务。像我家:

通信基本靠 gmail 搞定;

日程,比如孩子课外活动、约医生、安排旅游行程,用谷歌日历协调;

管理照片录像,依靠谷歌相册的无限容量备份和智能搜索;

写段子,用谷歌文档,因为它可以在多个设备之间无缝切换,灵感来......

阅读全文>>
2018年06月25日 07:47

我在谷歌弄啥咧之十二——姐夫丁数

我在谷歌弄啥咧之十二——姐夫丁数

声明:本篇的写作采用了高级的第三人称手法,有较大可能会引发读者不适。特此为告,请大家慎重阅读。

1

夜。

初夏的西雅图,淅沥沥沥的雨滴打在玻璃窗上,是切分的节奏。

新开张的某庭春餐馆,食客云集,等座的号已经排到了两百开外。他们大多是附......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07日 15:47

我和俄罗斯方块

我和俄罗斯方块
第一次知道俄罗斯方块(Tetris)的时候,我已经18岁了。那一年,我在中国科大读书,刚进学校不久,自己学了一些C语言编程,就壮着胆子去我的老乡朱近康老师的扩频通信实验室干活,蹭些上机的时间。一天傍晚,我到了实验室,朱老师不在,只有大师兄和二师兄。他们在 PC 机上插入一张软盘,调出一个程序,一些七扭八拐的形状就从屏幕上方缓缓落下。随着他们敲动键盘,形状扭动着身姿,或左或右,然后落到屏幕底部堆积起来。我虽然天资不高,一会儿也就看懂了规则。
 
 
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这叫俄罗斯方块,我们都把它叫积木。实验室的 PC 资源有限,我只能看师兄们玩,自己是没有胆子......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28日 10:20

革命年代的童年

革命年代的童年

那天是你用一块红布,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30日 11:02

我的科大——爱情

我的科大——爱情

书接上回,为了学习X知识,我在初三时错过了报考科大少年班的机会,但是命中注定我三年后还是考上了科大普通班。我在高考前就知道,自古以来理工科大学的男女生比例失衡就是一个令男同学们头大心塞的现实问题。然而进校之后现实之残酷还是令我猝不及防,就像是唐僧掉进了女儿国......的镜像世界。原来,科大的男女比例之高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以我们计算机系为例,......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27日 12:15

我看编程(一):失败真的是成功的母亲吗?

我看编程(一):失败真的是成功的母亲吗?

我有一个悲伤的故事。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22日 07:35

我看代码审查(三):实战的细节

我看代码审查(三):实战的细节

(图片由谷歌同事 Manu Cornet 创作,来自 www.bonkersworld.net)

审查代码是一门手艺。光知道原理就行了吗?这么想就 naive 了,要审得好还得要多练,让技巧融化在血液里,落实到行动中。像我平均每天审查5个新的CL,每个从几行到几千行不等,就算平......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07日 11:17

四孃家的抄手

四孃家的抄手
半夜做了一个梦:到北京出差,早上去公司吃早餐。同事向我介绍说这里的抄手不错哦。我满肚馋虫被勾起来了,排队去!轮到我的时候,厨师非要给我面条不可。解释半天我要的是抄手,呲-嗷-cao,湿-儿-sher!终于搞懂,给我盛了一大碗。正要送到嘴里,突然醒了。怎么每次都这样!还是老了,竟然就再睡不着了。一看表4点,躺在床上想了一会儿事,索性起来,写文章。
 
作为四川人,伴随我长大的,自然有很多关于美食的回忆。抄手,北方叫馄饨,但终究有些不一样。在北方吃的馄饨,皮儿厚,馅儿少,里面还加了一些蔬菜,不过瘾。在我的家乡内江,抄手里包的实实在在就是纯肉,没见过包菜肉馅儿的。想我天府之国肥猪满......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01日 02:16

我看代码审查(二):修炼的要点

我看代码审查(二):修炼的要点

题图来自 knowyourmeme.com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23日 09:45

我看代码审查(一):工具的变迁

我看代码审查(一):工具的变迁
先讲一个悲伤的故事。
 
读博的时候,我给一门编程课做过助教。有一天,我收到了这样一份作业:
 
#define ZERO 0
...
#define FIVE 5
#define SIX 6
if (size > threshold)
    return SIX;
else if (x < ZERO)
    return FIVE;
 
我问这位同学:你这是搞哪样?他说,老师在课堂上讲过,不要在程序里面直接用魔法数 (magic numbers,就是没头没脑冒出来的数值)。
 
显然,这位同学没有理解......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09日 10:36

午夜凶铃 | 谈一谈向同事提问的正确姿势

午夜凶铃 | 谈一谈向同事提问的正确姿势

月白如雪。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06日 07:47

职场邮件使用技巧

职场邮件使用技巧
前两天,著名微信公众号“嘀嗒嘀嗒”的作者,Airbnb工程师朱赟(安姐)写了一篇关于职场邮件基本礼仪的文章,把各种用邮件跟人交流时容易掉进去的坑一一标明,功德无量。本人在公司上班十几年,对安姐的文章深有同感。那里面说的各种错误,我不是亲自犯过,就是亲自见别人犯过。初入职场的小朋友们和久经沙场的老朋友们,如果想让老板舒服同事佩服下属折服的话,快把安姐的公众号找出来奋起直追吧!在关键时刻定能有起死回生的奇效。这里,我再补充几条安姐没有提到的或是没有展开阐述的邮件使用小技巧,助你早日登上人生巅峰。
 
千金难买后悔药
 
你是不是有过这样一种......
阅读全文>>
2017年02月19日 13:43

微信礼仪之八荣八耻

微信礼仪之八荣八耻
中国是个文明古国,礼仪之邦,有四大发明为世界人民喜闻乐见:我说的是豆腐、茅台、麻将和微信——这四样东西牛到直接进入了英文词汇。其中微信因发明时间相对较短,很多大哥大姐还没有完全得心应手到擒来,在使用时偶尔会有画虎不成反而尴尬地暴露了自己智识和人品欠缺的情况。但是有历史问题不要紧,金无足赤,一个人只要是在不断追求进步就可歌可泣。读完老万这篇文章,你一定可以全面掌握使用微信的八荣八耻。来来来,跟我按图索骥照猫画虎,你也能彰显我天朝之大国风范,用自己的高素质吓退四海蛮夷。你问为啥是八个不是七个九个?我是程序员喜欢凑个整不行吗?废话少说,开讲:
 
一、尊重原创......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29日 15:27

祖国新貌之大快朵颐

每次回国,我都关注普通人的生活状况又有了什么不同。把这些感受写下来,可以见微知著,从纵向看到时代的变迁,从横向则对美国的差距有更深刻的认识。这一篇我们集中谈吃。
 
和两年多前比,2016的一大变化就是手机外卖app的雄起。回国前听段子说,谷歌在用AI做无人车的时候,百度在忙着送外卖。果不其然,街头遍地都是百度外卖的小三轮车,还有美团外卖、饿了么 。听我的偶像科大美男王文勇老师说,他现在好吃懒做,是外卖app的重度用户,因为实在太方便了。这样可以给他省下宝贵的时间和国际名流调情,嗯哼,互动。和中国对比,美国也有送外卖的Uber Eats,但是普及率相对要低得多,现在才开始在几个城市试点......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23日 09:48

我要写字

我这个年龄段的中国人,应该记得有一本奇书叫《我要读书》,讲的是作者高玉宝小时候家里穷,想上学又上不起的故事。周扒皮半夜鸡叫的典故就出自这本小人书。今天的文章标题是受了高老的启发,在此表示感谢。取这个标题我煞费苦心,一开始想的是《我的文学师承》,但是自己写的东西实在不能叫文学。或者叫《我的文字追求》?那又显得我多么契而不舍似的,拔得太高。然后考虑过《我为什么要写字儿》,最后觉得还是简单直接,四个字就好。内容么,就是理一理写字这个事的动机和好处。
 
自打开博客和公众号以来,不时有人问我“大哥你一程序员写这玩意儿干嘛呀?写字儿能当饭吃吗?”说实话,写字,还真......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17日 04:32

祖国新貌之雾霾重重

上个世纪末,我在帝都的时候,那里的主要自然灾害是风沙,又称沙尘暴。春天经常刮大风,能把沙子吹进嘴里,所以有流行的歌叫《哭砂》、《恋恋风尘》、《我是风儿你是沙》。至于雾霾,那是前几年才开始听说的。也有人说雾霾以前一直都有,只不过不知道这个名字而已。不管你知道,还是不知道,PM2.5就在那里,不来,不去。你念,或是不念,霾都在那里,不增,不减。
 
不过,即便雾霾以前有,也远比不上如今的规模。这次回国,正赶上预报污染为年度(2016年)最严重的几天,扎扎实实地给了我一个亲切直观的印象,从飞机还没有降落就开始。从此以后,我终于可以自豪地向朝阳人民宣告:我是一个吸过毒的人了!
......
阅读全文>>